给新生们的信(0)——序

【这是一篇2006年的旧文】

亲爱的师弟师妹们:

用这样的定语称呼素未谋面的你们,并不是出于师兄的草率与轻浮——尽管在情感日益通货膨胀的年代,这一称呼常常遭到其不该享有的滥用与贬低——而是想到,我将有幸结识新一批中国最优秀的头脑与灵魂;元培作为一个深刻的教育理念,尽管经受种种曲解与磨难,仍能吸引这些精英与勇士;他们不仅将更深入地阐释元培的理念,也将接任团结与温馨的传统,成为这个出色的集体的新主体。一想到这些,我就激动万分,充满期待。

 

眼下个人现状的混乱与等待的焦急使得我对写作感到陌生与畏惧,因为由于心理的不成熟而导致的被环境左右了的混乱使得我笔下的感觉相比理性原则下的热情相去甚远,进而无论对读者还是对自己都是一种不敬;因此这封预想已久的信迟迟没有下笔。但看到可人师弟的一句“对于新生的冷漠令人发指”后,觉得无论如何,应当努力整理一下,只希望师弟师妹们从略显混乱的文字中感受到我的原则与观点。同样,在此处,一贯的追求体系完整与严谨的风格不得不屈从于难得兴起的兴奋感,而形成一种近似意识流的书写过程;这样对于泛读的读者或许反倒是好事:从中能更贴近我的自然的思路。不过,我未加细琢的文字,可能对阅读产生障碍;但我终究希望孩子们不只是把他当作一篇随笔或散文,而确乎是师兄的心里话。

你们从全国规模的重整中有幸来到最顶尖的一层,不是对于你们的标示与褒赏,而实在是一种建立在信任之上的责任;尤其在你们选择了元培之后,意义更为深刻。这种责任不是不是为任何其他人,国家、家庭、学校、包括“试验品”的义务,而首要是出于对自己的严肃、完整的思考,以及建立在之上的选择。大学与中学的不同,原则上在于从建立在线性的排名中的追逐,转化到多角度的选择与探索。这其中,尤其是开始时,选择的工作会比探索来得更多,否则对于广阔的选择,缺乏明确的方向,探索的能量失去理性的指导,成为迷茫、狂乱,以至现状中盛行的心理问题。因此,或许大学的本质工作是选择甚于探索——选择适于自己走的人生道路。这种选择,基于对自然与人的世界的整体认识与建立在之上的自主观念;以及对于自己品性、感性、理性的深刻认识。
这种探索突破了中学狭隘的领域与框架,容易让新生产生迷惑与不适。但是,这种新的模式是必须经历的,对于是否坚持自我选择权,是未来自主的人生与随波逐流的被动的人生的根本差别。

«
»

Leave a Reply to ozeuasap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