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新生的信(4)——关于假期,潜意识

【这是一篇2007年的旧文】

亲爱的组员们:

很久没有给你们写信了,其实从上学期期中考试到现在,我有很多话想对你们说,包括考试、英语学习、爱情、学习态度和方法、心理调适等等,无奈申请出国是件非常耗心力的事,让人心烦意乱,精疲力竭;这种状态一直延续到现在假期中——这些都使得我下笔沉重,写不出什么东西;不过现在已放寒假,大家已进入大学的第一个假期,关于如何过假期,我有一些建议,如果放到开学再说,总不太合适。

大学里的第一个假期,区别于中学,想必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状态,一种萦绕脑海挥之不去的心理——堕落;心里总是装着那个假期目标的豪言壮语,而哪来的动力去做呢?于是睡懒觉、看电视、出游腐败,都充满了罪恶感,或用心理系老师张智勇的话来说:享受能力低下。这是普遍的现象,我想也是大家在大学里遇到的许许多多的内心矛盾的一个典型表现,或说在从学校到假期的延续。这个问题在我身上也出现过,并通过心理咨询获得了一些有益的疏导和建议,和大家分享一下:

“堕落”情感源自何方?我想大家对大学生活多少有些感受甚至感慨,同时也能感到自己的生活中总是被许多心理矛盾所充斥,甚至控制而无法自拔。例如:我必须学习,但我在自习室里总是很困,睡觉时间比清醒时间多;学期末,面对积累已久的一大堆阅读材料,一边囫囵吞枣,一边自责以前没有刻苦努力,现在开始还债;早晨闹钟响起,继续睡觉Vs起床上课,永无休止地斗争……这其中有选择上的矛盾,但我想更多的是心理上的,理性自我设定的目标,总是和潜意识里的自我所需要的发生冲突。弗洛伊德把自我分为三个方面:本我(self),自我(I),超我(ego);这“超我”,我更愿意称之为“道德”,是自己理想中的自己,和道德一样,是环境的大量刺激下,自我设定的理想自我;他是那个想学习,想上课,想刻苦努力的自我;“本我”,我更愿称之为“潜意识”是那个心灵深处潜在的声音,他/她让我们想睡懒觉、想玩、想腐败。在我看来,绝大部分心理不适,都是这两个自我发生冲突的表现,而且往往是道德对潜意识的压抑,即我们“应该做什么”的观念,总是压着“想要做什么”。或许你要问了:这两个自我在中学不也有么?为什么现在才开始显现其斗争?我想这缘自于大学与中学在学习模式上的很大不同:大学的自有、多维的学习模式,为原本几乎被高考彻底压抑的“潜意识”增加能量,达到了足以与道德自我相抗衡的力量。回想我的经历,其实这种斗争在我的儿时也激烈地进行着,典型的例子是关于性。我想如果你儿时经历了不健康的性教育,恐怕也会有类似的感受。

所以,在学校里,我们一方面受北大的光环下所伴随的激烈竞争,以及大容量的,让高中学习方法不适应的课程学习;另一方面,充分的自主环境在缺乏足够自主能力时让人茫然无措,而且大学里的种种诱惑又总是吸引我们的眼球……种种这些因素,总是加剧着着自己内心那个小世界的激烈斗争,而我们在无视潜意识的需求时,“本我”就以一种强大的,甚至是超越理性力量的方式给我们无情的报复——郁闷、堕落、自责、悔恨……

如何解决?斗争总是以一方获胜或两方和解平息。道德自我当然是难以消除的,我们怎能告诉自己“努力学习”是不对的、不值得追求的呢?那么对心理无知的我们,义无反顾地采取了打压潜意识的方法——其义无反顾,犹如禁欲主义。然而事实上,消除潜意识,往往比消除道德更难!因为前者来自我们内心的本能冲动,以及根深蒂固的来自儿时的经历所造就的心理模式。对于后者,即儿时经历的影响,我在进入大学后愈加清晰地感受到,那些曾经刻骨铭心的感受,不但没有随着年龄增长而削弱,甚至几乎毫无损失地开始回报给长大的自己。而且潜意识有一种巨大的、非理性的能量。我想大家都有这样的感受:暗恋一个男孩/女孩,常常对对方对自己的想法与感受作近乎幻觉的猜测,这种猜测在旁人看来是无稽之谈;但对当事人来说,是多么严密的推论阿!这是其非理性;另外这种猜测以一种惊人的频率和强度出现,这是其高能量。潜意识还有另外一个特点,就是你越打压他,他的力量越强。例如路上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突然冒出一种自发的想法:想上去牵牵她的手,亲她一下,甚至和她做爱。这种想法当然是被道德所强烈谴责的,这时候一场斗争,以道德自我跳出来骂潜意识自我“流氓”开始。而且我们会发现,当我们愈发地谴责自己刚才的流氓想法,这种想法愈加强烈;相反当我们没有把它当回事时,就很快忘掉了。关于性这个极其重要而美妙的问题,我们以后再谈。注意:时间,而不是打压,是最好的消除剂。有一个比喻相当贴切:弹跳的皮球不是靠用力拍打才停息的。

既然道德和潜意识不能通过一方获胜而结束,那只有通过妥协平息。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倾听自己的新生,尊重自己。我常常说自己不尊重自己,并不是道德层面上的不自重,而是说自己没有认真对待自己潜意识的需求,对潜意识自我进行蔑视、侮辱甚至虐待。这就好比有两个自己,道德的和潜意识的。当发生问题时,先不要理所当然地打压潜意识的自己,而是两个人坐下来,好好谈一谈:问问自己,那个潜意识的我到底想要什么?例如刚才那个漂亮女孩子的例子,潜意识的要求很简单:满足自己的性欲。这种满足并不是通过性行为实现的,而是简单的性幻想,就可以实现一定的满足。想一想,一个男人到了二十岁这个一生中性欲最旺盛的年龄,这个小小的需求是多么微不足道而让人心生怜悯阿!听到了潜意识的需求,这是非常不容易的,但也是和解的至关重要的第一步!道德往往粗鲁地剥夺了我们倾听潜意识声音的权利,在潜意识刚开口时,就粗鲁地冲上去扇他一个打耳光:“你说什么?性欲?你这个下流的渣滓,这时你能要的吗?!”这是我能要吗?不仅是,而且是我们无比正当的权利!一个没有性欲的二十岁的男人,往往是没有任何生命力的废物!所以,对于潜意识,我们应当抛弃道德的那套“对”与“错”的标准;而应该采用这样的观点: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凡是我们潜意识的声音,一定都是我们内心的真实渴求,或者儿时经历为心理模式刻下的深深烙印,不仅不能打断,而且要极其认真仔细地倾听!而且事实上,倾听本身,往往就能满足潜意识的一半要求。我想古希腊的神谕“认识你自己”,很大程度上就是尽量抛开道德的判断与影响,而认识那个纯粹的自己吧,或者叫人性。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可以以“人性”为挡箭牌,肆无忌惮地为所欲为。社会要求我们用道德的力量约束自己,进而实现社会的高效协作;另外,精神追求获得的满足,远远大于物质的,让我们不遗余力地去追求,去感受。而且,正如我们所感受到的那样,潜意识的观念事实上是强烈地受道德的观念影响着的;当然,只有在道德尊重倾听潜意识心声的时候才能实现。

那么到底怎么和解呢?怎么提高自己的“享受能力”呢?怎么过好这个假期呢?我想,假期就是假期,用来放假休息的,不要去设定什么目标;玩,本身就是一种极其高效的休息,休息的过程自动地调解一个学期下来的心理烦乱,以更好的状态迎接下一个学期!人,毕竟是人,不可能一年到头不间断地工作;疲劳主要不是身体,而是心理,尤其是出入大学的新生,一个学期下来,心理上已经精疲力竭(正如申请出国中的我),一个假期,作为安全港湾和心理资源的家庭,是最好的疗养。如果在堕落的心境下过一个假期,或许看了一些微不足道的专业书,但事实上休息的效果远没有达到,到了下个学期,会一点一点去还债的。争分夺秒,休息亦如此!而且事实上,我们将发现,带着这样的积极休息的状态,有时候想静下心来看一看书,效率也出奇地高!春节到了,如果是异乡求学的同学,这个春节肯定别有味道吧!走亲访友,捎去问候,带来祝福(和红包~),尽享天伦之乐吧!

赵智沉 于家中
2007-02-01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