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典型的周末

刚才上完舞蹈课,在校车站上碰到两个系里同僚,都是一年新生,他们竟然都从办公室回来。周末也干活,我实在不能忍受。我虽然爱物理,但让我全天候地干,也是受不了的。想到自己喜欢的典型周末,或许该是这样的吧:
—————
周五晚上,参加华人基督教会的团契,感受一个截然不同(甚至不相容)的世界观和生活方式。
周六上午:睡个懒觉,起来后下厨,研究并实践一个新的菜(也可能是做过的)。
中午:检验上午的实验成果(今天的糖醋小排非常失败>_<)
下午:2:30-4:30中校区练功房练国标舞(最近主要和舞伴备赛下个月的Ohio公开赛)
      4:30-6:30练功房接着上舞蹈课
晚上:吃晚饭,看个电影或看国标舞视频或上网看别人的博客,随便转悠
周日:供灵活安排,regularly看一些非教材类的思考类书籍
周一:新一周开始罗!上课,写作业,讨论,助教,以后主要变为理论研究
————–

以想我这样没休息地干我是受不了的。车上和同僚之一(日本学生)和另一个同僚(住在纽约的有标准中国名字和中国人长相的女生)聊,我在后面听舞曲。后来凑
上去听他们在聊什么这么高兴,Kentaro(日本学生)说是Something about
MIT,我当即吐血……我转而问他,你的兴趣是什么?他愣了一愣,说喜欢看赛马。
不过说来学术确实要抓紧了,最近有点懒散。旁听的量子场论,光听是不行的,要计算,要做作业,要参加他们的讨论,要进入这个学习圈子。另外得知还有广义相对论的课,倒是打算再旁听一下的。

后找一个做弦论的老师谈谈,这位仁兄教电动力学,那叫一个思路清晰,了如指掌,从不出错。问他问题,回答起来毫不迟疑,有条有理,真是佩服;相比统计物理
的老师,思路太跳跃,上课速度跟不上他想的速度,导致常常无头绪。我好像更喜欢前者,虽然有人会说后者才是真正有创造力的研究者。
昨天在教堂里和一位老先生谈基督教的信,谈了3个多小时,几乎要吵起来了。不过还是尽量克制自己不要总是去分析信徒的信对与否,而是去感受,去体验他们的世界观,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们所谓的从神获得的神性意义上的永生的生命。

«
»
  • 质疑别人的信仰真的要很小心哦~其实从哲学的意义上来考虑,宗教中还是有相当一部分智慧的,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好罗
    另:狗你的舞伴是外国mm吗?会不会比你高?很期待~

  • 我并不质疑他人的信仰,相反,正是怀着对他们的智慧的尊敬才一次次去参加教会的活动;而产生矛盾的的是,他们显得不尊重我的信仰,因为他们断然否认这种可能性。我的舞伴是中国人……即使找外国mm,也不能比我高……虽然老外普遍比较高……


Leave a Reply to xiaoying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