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了

遥想23年前,红房子医院毫无悬念地又降生了一个生灵,如今医院周遭拆了又盖,红房子竟仍屹立不倒。
想想这孩子不算长的人生旅途主线单一,没有悬念:一个在应该撒欢玩泥的年龄却为十万个为什么手不释卷的小p孩,如今“中规中矩”地成为一个理论物理研究
者;或者说这孩子从来都没有过什么其他的壮志,也没有经历过“现实的无奈”。不过他的人生副线倒还算丰富多采,把悲伤压抑留给自己,欢声笑语送给他人。
新的体验总是伴随刻骨铭心的回忆,也不知道有没有做好准备,他就在地22个生日那晚飞往了异国土地,战战兢兢地从助教培训开始了新世界的探索。
如今一年过去了,季节的轮回让人的肌肤先于大脑产生了回忆。如今他已经从助教培训的学生变成了助教培训的助教,再见一见那些领他初入美国的可爱的老师们,这回忆的线一连,就把秋冬春夏串了起来,也让他感到,这看似平淡的日子,经这么一浓缩,好像丰富了些…………

附来美第一篇日志:
我的生日出发,是我的lucky
day,但却经历不少折腾——第一班飞机晚点,导致转机换航班,到晚上12点才到底特律,还好及时通知了接机的师兄,不过还是很过意不去。折腾到晚上2点
才到宿舍,安顿好睡觉,时差效应倒是还好,就是常常精神不济又不想睡觉,可能是假期休息太多的缘故吧。
这两天没什么事,8/1正式开始助教培训,到8月下旬开始各类orientation,然后就要选课开学了!
我是个新生,呼唤辅导员阿辅导员……
今天逛了逛校园,大、安静,最大的感受是井井有条,不像北京那样乱糟糟。中关村的路口真是乱得死去活来的。另外感觉人们都很谦逊礼让,不像上海北京的大城市,总让人感觉急迫着浮躁。
是真的感受,还是我的期望吧?
不知道。我知道的是,这里的松鼠很可爱,不怕人,你弯下腰伸手,它会站起来讨东西吃,像在拜你。可惜我手里没有东西吃。
我手里为什么没有东西吃呢?因为我手里有东西吃的话,早就被我吃光了!
(2007-07-31)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