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范跑跑事件自省

有些知识分子时常潜意识地在理性的掩饰下故作清高,以满足虚荣的本性,有时是骗别人,有时连自己也骗了。我最近发现自己身上常常弥漫着这种虚伪,让自己觉得很不自在。
最近有一个范跑跑事件,说是一个教师在地震中只顾自己跑,把学生们留在了教室里。关于此事有很多角度的评论,主要是围绕“道德”的。来由是当事人事后宣称自己从来不是一个有高道德标准的人,并声称自己并不为此内疚。
对于此事,我大致同意这篇评论的观点,即道德低下不是错,但大张旗鼓、大义凛然地为其声辩甚至自豪,就让人恶心了。另外文中认为这些观点都是当事人事后找的遮羞布,让人感到“扑面而来的虚伪”。
看到这里,我感到自己脸上也火辣辣的。
我想起自己以前也讨论过关于道德作为一种社会约束的有效方法,本身并无对错之分之事。诚然,从学术的角度上讨论,确实可以这么理解,但我们作为一个正常的
人,仍然会为道德低下感到羞耻,仍然为没能救人感到自责。要是因为认识到道德本身无对错,从而大义凛然地不道德,就很恶心了。尤其是这种大义凛然常常掩盖
的是虚伪的本质,有时候是虚伪给别人看的,好比在说:你看,我不这么做,是因为我认为道德本来就是扯淡,我正是站在这么高的(你们凡人站不到的)高度,才
有这种魄力突破道德的底线。我就是这么个自由主义的战士,并用自己突破世俗的境界实践着这种自由主义。或者更可怕的,是自己欺骗自己,连自己都认为:好像
道德低下确实没有什么可谴责的,我追求自由,我就可以去伤天害理,草菅人命,一切都是达到我的人性之本,别人的道德谴责,只是对我追求自由的一种考验。这
种自我慰藉,我看仍然是出于道德谴责,就是内心实在难受了(或怕别人谴责了),就搬出这一套自欺欺人。
这种宣扬充满着“扑面而来的虚伪”,是因为它们常常出于追求“个性”的动机:比如我在前阵子因为火炬和dalai事件写的一篇《尊重不爱国的权利》
虽然分析起来头头是道,但现在细细品味,其中确实充斥着恶心的虚伪,现在看来,当时就是这样一种心态:我既然在表现爱国上比不过你们,就反其道而行之,你
看,我玩弄一套“理性分析”的把戏,就把你们这种爱国行为说得不那么崇高,好像自己早已凌驾于你们之上,我不是不爱国,只是我比你们都深刻,不在乎这么露
骨地表现爱国罢了。我这么一来,你就很难反驳我,因为理性上我的推理是自成一体的;而如果从情感角度抨击,就恰好印证了我文章中“情感是一种选择而已”的
观点,我稳胜不亏。(当然,我并不是批判自己文中的观点,相反,我认为文章观点本身不只是一套“理性把戏”,而确实是有积极意义的;只是说当时隐藏的动机
让我感到恶心。)
这似乎是一种矫枉过正吧,因为以前一直被道德无形地压抑着,而经过心理咨询后从中得到解脱,认识到道德制约的机制和特性;然后就走到了“道德真空”的极端了。想一想这样发展下去也甚是可怕,追求自由畸变成无制约地纵欲。
我也真诚地请各位,思考一下自己是不是有这种虚伪的一面;自己是不是那么渴求别人的关注或肯定,而采取一种披着正义或理性的外衣的尖刻?
常常感到自己越来越偏离一个正常的人,为种种奇怪的、无制约的、看似理性实则理性被操控的想法与情感而困扰,只希望自己正常一点,仁爱一点。
说出来好受许多。

«
»
  • 发现自己的弱点是不容易的,也是可敬的,加油吧。
    记得放松一点,太持续的思考哲学,反而会形成思想的牢笼。
    我还是很喜欢你很长时间使用的签名档:冷眼看人生,热心待他人(还是世界?我健忘)。充满人文关怀。

  • 想起那句评价庄子的话来了:眼极冷而心极热。我觉得眼冷不冷不要紧,关键是心是热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