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学习与科研的心态

安娜堡的春天实在令人捉摸不透,前天一早大雪纷飞,似乎为了让“冬季学期”名副其实有始有终,今天立刻恢复了撩人的阳光。人们对气候反应速度与程度的不同,使得大街上连续两次出现四季着装的盛景。

我最近非常悲哀地感到这一年来似乎各方面都没有什么长进,缺乏一种一贯的“茁壮成长”的感觉。尤其是学习和科研上,惊讶地发现,从去年暑假跟着教授做研究开始,竟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工作,对于理论的理解也毫无长进;至多,只是模棱两可地熟悉了一些名词和公式,自欺欺人地觉得,不用一步步去亲自计算,只要领会了其大意,到需要的时候再算也不迟。

然而这是极其错误的,欲速则不达,总是好高骛远地浏览材料,不去亲自计算,对于理论总是处于“面熟”的尴尬境地,对其背后的思想,是永远无法领会的。学习物理是没有捷径的,不亲手一步一步把书上的公式推一遍,心中永远只有模糊的印象,不清楚其本质,更别说应用或突破了。

安逸是成功最大的敌人。尽管这一年来没有发生什么倒霉的事,各方面成绩也都还不错,但博士生远不是靠几个分数来衡量的阶段,或被动地接受知识。没有一份进取心,最多能把事情做得中规中矩,成为一个“合格”的博士生,但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思呢?表面上的安逸其实总是伴随内心的不安,就是对未来的不安,只有脚踏实地努力工作,未来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这样即使失败了,也能做到问心无愧;而懊悔自己的过去,无疑是人生中最痛苦的事。

脚踏实地,这是多么朴素的真理,我要吸取这一年来的教训,我要从最基础的东西做起,至少能寻求内心的安逸。

PS:

我有一个优秀的导师James Liu,他对理论的理解让人感到朴实简洁而优美,对全局把握得心应手游刃有余,对细节的计算也非常熟悉,经常帮我做细节的计算——这是非常难得的,因为一般的教授是懒得亲自动手算的,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学生让他们去算。Jim的教学能力极强,学生问他问题,他思考片刻,就不仅把问题的来龙去脉全都搞清楚,而且生成一套系统的讲解方法,既有清晰可亲的物理图象,又用简洁而严谨的数学语言表述出来,从来不用繁杂的数学工具去吓唬学生。他非常平易近人,只要有时间,学生的问题总是来者不拒,甚至别的课上的学生也会去问他问题。我应当珍惜如此宝贵的资源。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