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科学殿堂里的居民

事情起于办公室的女同事Laura,上周决定做高能理论后旁听了一次学习小组,是一个韩国人讲超对称破缺,她连超对称是什么都不知道,这个话题自然听得一
头雾水;然而听她描述(我没有去)下面有的似乎对话题不感兴趣或早已熟知而私下交谈;有的对一些细节或前提假设等提出质疑,让Laura感到“他们提问的
目的是在炫耀自己更聪明,把对方比下去”。Laura还说自己是学习小组里唯一的女生,而且完全听不懂在讲什么,又觉得自己在这样激烈的脑力竞争环境中似
乎非常艰难,向办公室的同事描述时,说着说着声音就哽咽了;由此办公室引发了长时间的讨论。
另一个高能理论的男生说到高能理论确实是一个竞争激烈的环境,而且这种环境也很好地激励着人们,但远不是恶意竞争,比如在公众讨论中,仍然是以尊重与互助为原则——看来他是适应甚至喜欢这样的氛围。
不过根据我对学习小组的印象,我认为Laura的描述强烈地掺杂了个人不安全心理的影响:在他人讨论领域中一个基础的话题时,她甚至一无所知,缺乏归属于
研究群体的安全感,潜意识里这种不安全感在他人的讨论与质疑中得到加强,进而做出负面主观评价。从此我感到1:女生对安全感的需求似乎相对更多;2:性别
差异使得她对自己提出更多预期,如果不表现出色就会她自己就会感到“预期中的鄙视”。
我想起我在为2005国际物理年写的纪念文章中,引用了爱因斯坦在纪念普朗克60寿辰演讲中描述的科学庙堂中的三类居民:第一类人以科学为生;第二类人从
科学思考中获得智力上的快感或炫耀的资本;只有第三类人,他们追求自然的奥秘,是因为获得一种内心的宁静,这种感觉与远离城市的喧嚣,到密林深处追求宁静
的动机是一致的。第一类居民占了科学庙堂居民的大部分,他们是技术师、实验员……第二类人或许更多地从事理论工作,他们在脑力竞争中寻求刺激与满足;尽管
第三类居民在庙堂中的比例非常少;但是如果有一个天使过来驱走了第三类居民,那么科学庙堂就会坍塌——第一类人会寻求其他谋生职业;第二类人会在其他地方
寻求智力快感与炫耀;惟有这第三类居民才是科学庙堂的核心与精神。
描述了爱因斯坦的观点后,我对Laura说,我们要相信这种精神的存在,因为在竞争中,除了第一名,几乎所有人都是失败者;看清楚自己的动机,去寻求并扩大内心对宁静的渴求,生活就会简单地多。
«
»
  • 同情那个Laura同学,同样是作为班里唯一的女生,同样是听不懂课(法语),同样是时不时无奈。因为性别的隔阂男生团体和女生的信息是不平衡的,建议她找对人建立深厚的友谊作为弥补……我现在就是厚着脸皮扯着别人问问题……

  • to 谜:呵呵,女生确实不容易,所以也更培养坚强的性格:) 我们这里高能理论里做弦论和phenominology最好的两个学生都是女生,把男生都比下去了!to 妤:你是说爱因斯坦说的第三类居民,还是你自己呢?如果是前者的话,我觉得动机是希望获得内心的稳定:)

  • 本来是说我自己,但是和爱因斯坦扯上关系以后,就不知道怎么说了。。。。
    起因是,我刚开学几周,由于是by research的,真是相当枯燥,就引发了这一问
     

  • To Lu Yu: 那你是想远离人际而去做研究,结果发现研究很枯燥吗?那我觉得很多行业都远离人际的,即使做研究,不同领域需要的性格也是很不同的:)To Nancy: 这也未必描述了所有动机,而且每个人都是含有各种成分的,比例不同,交织作用罢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