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圣瓦伦丁

又是一年圣瓦伦丁节,今天把日子记错了,导致跟学生说圣瓦伦丁节快乐的时候,大家有些摸不着头脑。突然想起去年此时,我还是第一年的新生,在办公室里和两个美国朋友聊圣瓦伦丁节的由来,感觉无比温馨(见下文转载)。一年过去了,办公室的同事们都去了自己的实验室,我也开始了悲喜交加的研究生活,再也没有第一年上课读书那种无忧无虑了。

其实我也挺想过一过圣瓦伦丁节,无奈自己一直以来都不懂得如何发展浪漫关系,外加科研不太顺心,也就没什么心思考虑感情问题。时常回首这么多年,却也觉得缺少些什么。

下面转载去年此时的日志:

————-

今天是伟大的圣瓦伦丁节,国内有些朋友可能不熟悉这个西洋节日,圣瓦伦丁节么,顾名思义,是纪念圣瓦伦丁的节日,西方人有传统,在这个节日里和爱人或情侣共度良宵,见证甜美爱情,或者为单身男女举办聚会,增加碰撞截面,在为人类伟大的繁衍生息的事业道路上“飞得更低”。

那么,圣瓦伦丁节究竟从何而来?圣瓦伦丁何许人也?且听老赵道来:

今天,是一个平凡的圣瓦伦丁节,但对我办公室的戴维同学,却不同寻常——他前两天刚向女友订婚,将其升级为未婚妻。午饭后,照例是办公室惬意的闲聊时间,我捧着书,半躺在椅子上,对着窗外大雪地映照着的明媚阳光发呆,看着如织的本科生中偶尔冒出幸福的一对,手中的圣瓦伦丁花格外耀眼与美丽,我突然冒出一句:圣瓦伦丁是谁?

空气凝固了一秒。

戴维放下手里写的程序,约翰停下运算的积分,不约而同的转向我。

“这个圣瓦伦丁阿……”戴维把呼吸从编程状态调整过来,目光眺向遥远的古欧洲,

“是英国的一个基督徒,当时在英国的一个小镇,每个季节都有各自的庆祝节日,在春季,为了庆祝大自然的新生,也为了释放青春期的欲望,就有这样的传统:在每年的2月14日,少男们把自己的名字写好,放在一个罐子里,然后少女去抽罐子里的纸条,抽到谁就去和谁make sex。
约翰过着腮帮,进入遐想状,

“但是,作为虔诚的基督信徒的圣瓦伦丁当然看不过去这种败坏风气的风俗,于是,在某一年的春假,圣瓦伦丁偷偷把罐子里的字条都拿走,取而代之的是很多德高望重的过世的信徒的名字,想象一下,少女们看到‘圣XXX’的时候,是多么摸不着头脑!

“于是,从此以后,这个传统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与恋人庆祝。”
这只是一个比较有趣的版本,圣瓦伦丁还有各种其他的版本,也似乎更加可信一点。不过,这个闲聊确实给我们这个物理系办公室添加了不少浪漫温馨的气氛。

(转载完)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