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金弹头十周年了!

这个我最喜欢的二维过关游戏,伴随我成长。从我初中时就迷恋,那时打的应该是二吧,最早在卢湾体育馆二楼的游戏机长廊,在卢湾区上学,近水楼台,还曾要到
了姚明的签名——那时他还在上海东方大鲨鱼队,是我唯一一次要明星的签名;-)跑题了……那时不知道叫合金弹头,只知道叫“越南战争2”,我现在还不知道
越南战争这个游戏长啥样……那时真的很小,那种坐在街机前还感觉街机很庞大,向看IMAX电影那种享受。而且感觉这个小人真的很好玩,被其风格吸引,后来
愈发对其合金弹头风格的小人着迷。后来知道了叫合金弹头,也升入了高中,接着X和三出现了。三的出现让我多么为之兴奋阿!那时竟然还在高中班级里打,要知
道作为班长,我是严令禁止在班级电脑上打游戏的——不过我也没完全违反,至少在学习日如此。三的出现也早就了数学班一大批合金迷,人们纷纷竞争X币通关,
不过那种一币,甚至一命的传奇是永远达不到了。我在街机房见到过险些一币通关的,呆坐着看了很久。

中还是有些叛逆的,或许应该这样,但我的叛逆中获得的快感,大概都在街机房了。街机房当然是很“邪恶”的场所,因为写着“未成年人不得入内”,就感觉是和
淫秽等连在一起的,这个观念连同舞厅,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埋藏了很久。住宿,每周五放学回家,到家钱都要去报道似的去街机房,有些上瘾的,又忘我的。曾经在
街机房被勒索要钱未遂事件也不能阻挡我;况且我强壮了。家附近的街机房有好几个的,每个都有合金弹头,只是新的(如三,四是不指望了)不多,虽然我最喜欢
三,不过玩玩旧的也不错,因为相对简单,不会难么快死。我每次玩是很有节制的,或者说不舍得多花钱,抑或说觉得多花钱玩就没意思了。一般是一块钱三个币,
连着打(有时打两个),玩了死了,也就结束了。周复一周,当然是很有进步的,goes farther and
farther,不过后来也就越难了;再后来,有了电脑,突然发现模拟器这个好东西!!!于是不去街机房了;但是,但是阿,街机房里那种乐趣也没了。就好
像电脑的出现让街机房渐渐进入历史一样。除了总去的那家,其他地方也去的。初中的时候,常常去玩结果晚回家,也有在里面常常不舍得出来的。有时候也在学校
附近玩,这样就是和其他人一起了,也就弄得更晚。不过初中这样天天走读和上班族挤在一起的独特乐趣,进了高中住宿后也没有了。合金弹头,随着电脑的出现,
虽然更accessesable,但还是越来越远离我了。四出现的时候,我当然是在电脑上先玩的,而不是街机房;终于,后者没落了。尽管街机房的效果是电
脑没法比的,更关键的是那种氛围。高中竞赛班,有很长一阵在卢湾区工会,下面就是一个很大的游艺厅,也不贵,于是可见竞赛班的同学常去玩。必玩的,而且所
有人都玩得,是赛车,把一排八辆全包了,尽管是无比熟悉的赛道,每次仍然很HIGH。我和胖子之后会去合金弹头的机器,只有一台,玩得比较多的是三,后来
四出现了,就被取代了。我在胖子面前算是专家,当然跟那个每次玩时都里三圈外三圈的署名“GOD”的牛人是没法比。四出现后,街机房开始没落,我也通过电
脑,渐渐远离了亲爱的合金弹头,尽管它还在更新。五出现时,我已经没有太多的期待与兴奋。后来,手机版的也有了。
十周年了,合金弹头终极版六似乎出现了,伴随着它的,我的童年、少年、青年的这段回忆也封存了。似乎合金弹头,给我贴上了封条与标签。
(这是一篇从校内网上转载的前不久写的旧日志)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