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觉记忆

人们总是用影、音去捕捉记忆,保存平面化的记忆;相比不容易把嗅觉、味觉记忆保存下来,然而,当某个伴随着刻骨铭心经历的气味或味道重新闯进你的鼻孔或舌苔,那提线串起的记忆,同样汹涌而来。
这是今天吃猕猴桃的感受。去年夏天在巴黎街头,不习惯于10倍的欧元汇率消费,极其节俭地吃了好几天最便宜的面包,没有水果,心里火烧地难受,终于下定决
心买了街边水果店里最便宜的水果——四个猕猴桃。猕猴桃是论个买的,因此颇费了一番功夫挑选。小心地捧回去,仔细地拨开皮,小咬一口,一阵清爽沁入心脾,
被洗彻地畅快。
现在买猕猴桃,当然不要那么大的决心,而咬下第一口的一刹那,倏地仿佛被扔到了巴黎的夏天;那么,那个夏天带给我的对这个城市的迷恋于怨念,又怎么能不被整块地勾起?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