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戏就要开演了

今天找了一个搞理论的老师聊聊,了解他们工作的内容和进展,主要其实是表达一下我的“意思”。在中国,这个“意思”最要紧了。不管是大意思还是小意思,意
思意思,意思到了就行,你要是不领会其中的意思,就太不够意思了。所以今天就意思意思。这个老师搞弦论的,我就比较喜欢玄的东西,所以看来这个玄论很适合
我……这位仁兄一脸华裔相,还有中国人的姓;从加州理工本科毕业,普林斯顿或硕士和博士,这学历看得我口水哗哗的……现在教我们电动力学,用的
Jackson的书,算是标准配置。仁兄上课条理清晰,从不出错,对内容了如指掌,各种边界条件的格林公式和勒让德展开、球协展开都信手拈来;回答学生的
问题,几乎不用思考,而且一针见血,真是让小生佩服地五体投地。所以从上仁兄的课就觉得此人super cool,跟着做研究也肯定很享受。

天一进屋,仁兄递来期中考试考卷,说我是班上最高分,让我激动一小阵,但又不敢喜形于色,那是相当憋……一看99分,就计算中一个系数差了2pai,要不
满贯了,小不爽……不过可以了,至少这个最高分考得是时候,应了中国古话“赶巧不赶早”。于是么,说话有点底气了……谨遵辅导员的教诲,永远不要试图炫耀
自己,而表达自己多么愿意学习;于是不说自己上了多少课,了解什么什么,只是认真听,并不时提点问题表示没有走神……讲了很多黑洞的东西,各种维度,大概
以后要和这家伙干上;不过也可以做一些自己喜欢的课题。总之,实际的建议就是先修必要的课(主要是量子场论),然后参加他们的seminar,常凑过去聊
聊,表示自己的兴趣。想这点我和很多中国人一样,还是不善交流,自己闷学闷想,不交流,不问。不过来了这里后已经好了很多了,经常在办公室里和同事讨论。
本来担心课太多,没赶修量子场论的课,现在后悔了,虽说在听,但感觉是不同的。这学期还要听广义相对论;然后下学期除了原打算修的量子力学2,电动力学
2,粒子物理,还想修弦论(这课两年开一次,过了这村,下个店就太远了),然后继续听量子场论2和广义相对论2——天啊,这么多!不过觉得还是可以的,搞
一搞。
于是今天除了上的电动力学,还听了广义相对论和场论,真是,忙碌阿……我一看课表,这样工作日白天就是上课和助教,晚上有时间写作业,周末还是比较自由,这样挺好,不像原来尽听学过的东西,闲得慌。
总之这个角色要开始从学生向研究者转换了,哼哼,俺以后可以自称theoretical physicist了!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