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陈非儿

先插播一句题外话,自从上次检讨以来,比较脚踏实地的做了一些计算练习,心里踏实了许多,尤其是今天连午饭也没吃一连6个小时把场论的期末考试做完后,神清气爽,顿觉回到了高中竞赛时的快感;进而又意识到,科研毕竟不是竞赛,永远无法保证问题能在你所拥有的知识范围内在有限的几个小时内解决,有时甚至,无法保证有一个好的问题……不过不管怎么着吧,科研毕竟是科研,需要时间去适应;尤其对于我这个向来比较迟钝的人来说,更急不得。

我觉得现在沉迷于花季,也是反应迟钝的佐证;倘若总是处在玩味人生2/3年龄阶段的状态,那我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感受50岁以后的人生了?

我和几乎所有看过花季的朋友一样,被青纯温柔的陈非儿深深吸引。如果说白雪是一团烈焰,热情似火、憎恶分明,率直坦荡;那么她的密友非儿就形成强烈的互补:如一汪清泉,清纯温柔,善解人意,而外柔内刚,独立有主见。

所有人中,非儿是最少受到亲人关爱和承受最大压力的——为了知青父母退休后能从新疆回到上海,借住在怕老婆的舅舅家里,舅妈虽然人不坏,但斤斤计较,口不留情,不懂得尊重青春期小大人的主见和隐私,经常拆非儿的信,还粗暴干涉她和袁野的交往;也恰恰碰上非儿这样有主见、思想情感都比较成熟的孩子,逆来顺受久了难免产生不少摩擦。不过同样是让新疆来借读的袁野的孃孃(niang1 niang,上海话阿姨的意思),平时尽管没有把不满写在脸上,但在关键时候竟然宁可和袁野的叔叔吵翻,也拒绝做袁野的监护人,把他的户口落在上海;相比之下,非儿舅妈算是好多了。

或许因为种种成长的艰辛,在续集里非儿恰恰是所有人中最早与残酷的现实生活妥协而把自己、袁野和王福娣都推入了火坑的人。这种变化让成人后的非儿形象更丰满充实;尽管如此,

十六岁的非儿仍然是一个温柔可亲,让人心生怜爱的纯情形象,甚至有人称之为“少男杀手”。

我认为所有演员中,当时还在技校念书的池华琼饰演非儿,是最让人诚服的,也最显导演的眼光。在我看来电视剧中的非儿完完全全超越了剧本中非儿的形象,清纯自然、温柔体贴而不失青春活力;可在斑驳的树荫下捧读小说,也可在现代舞课上挥洒汗水;在宁静的月光下与白雪娓娓而谈,也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和大伙嬉笑玩闹打成一片。这一切都让池华琼演绎(应该说本色表现)地极其自然生动,毫无做作修饰;同时,这也要归功于她的配音演员江元,清纯温情的嗓音可谓与池华琼的形象天造之和。

非儿的善良是最让人欣赏和喜爱的。其他孩子一到周末就可以回家吃喝玩乐,投入父母的怀抱和家庭的温暖,而等待着非儿的或许是舅妈挑剔的眼神和无尽的家务。甚至,家里买了冰箱,舅妈也要偷偷拿走她抽屉里的三百块钱,称为使用费。不能说非儿坦然接受,她知道自己寄人篱下,给人平添一份负担,只能忍了;舅妈自说自话拆她的信还拿走新疆寄来的吃的,她也不愿告诉父母,怕他们知道舅妈对她不好而担心。她是一个识大体的人,她对于表弟,也兼管起教育的职责,有小朋友来告状,她代为接收,然后对表弟晓之以理,而不像舅妈那样厉声训斥。可以说,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里,非儿懂事善良的性格最为突现;当然,这并不代表她软弱、逆来顺受,她是有主见的,便也是有原则的,舅妈拆她的信,她据理力争,气不过哭着跑走了。

非儿的善良还表现在小乐误闯女浴室事件,她虽然作为误会的受害者,自己冒着无穷的诽谤和流言,不仅不记恨小乐,还百般地希望校方不要给小乐处分,还他(当然也是自己)的清白,真诚地关心着同学。

非儿和袁野的朦胧情愫是本剧的主线之一。对于袁野,应该说是爱意萌动,想方设法认识非儿,上课走神在卡片上写满非儿的名字,处处无微不至地关心着她;而对非儿,究竟是友情,还是爱意,恐怕连她自己都分不清。寄人篱下的遭遇让他们走到一起,成为互诉心声的知己,那是多么纯真的情感。当她得知这段关系让袁野成绩明显下降后,她也为袁野忧心忡忡,幸好有童老师,告诉她不要封闭自己,“小船才刚刚启程,还要远行,为什么这么早就靠岸呢?”尽管如此,她对于袁野,仍然是这么纯洁,这样善良。

非儿总是淡淡地,却又至诚至切,沉稳而有主见。在主题班会上对于商品社会对道德发展的影响入情入理地阐述观点;在袁野叔姨都不愿作监护人而气急败坏时,她也能沉稳镇定地提出意见。或许家庭和社会的负担、寄人篱下的苦楚让她过早地成熟,但却没有因而事故圆滑,没有使纯洁的性格受到玷污,如一封观众来信中说的:

“非儿,命运的不公并没有压垮你的肩膀,漩紧的回流也没有淹灭你青春的笑声。寄人篱下,你却那么温厚地善待别人的刻薄;诬言泼脏,你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清白,而是小乐的冤枉。你总是那样轻轻淡淡,轻轻推去你头顶的阴云,淡淡拂去你身上的灰尘。你那两颗小虎牙笑起来恰到好处,笑得那样温良,笑得那样动人。非儿阿,你的可爱之处就在这里,就在命运的沉重和性格的轻淡构成了强烈的对比,对比中你举手投足浅嗔低笑,才牵动那么多叔叔阿姨的心扉,赢得了那么多观众的敬重。”

可以说剧中的非儿较之剧本更显“轻淡”的气质。剧本中,非儿多少还是有些孩子的任性,对于舅妈,有时会耍一些小脾气。例如舅妈把脚伤初愈的非儿送到学校,难免又说几句难听的话,剧本中:

“非儿说:‘不用扶我,我自己行。’她挣脱了舅妈的手臂,往上走着。

舅妈无可奈何地看着她。”

这里看起来非儿在故意和舅妈闹别扭似的,而剧中非儿只是让舅妈别送了,她说自己可以走上楼,舅妈似乎不愿受人指点,就回去了。这个细节的差别让非儿的温柔善良的特点更为突出。

还有,非儿家的一个邻居总是喜欢躲在阳台上看别人的家务事,这让非儿相当不爽,但她从来没说出过;而在剧本中,是有一个她像白雪抱怨的细节的。

非儿的气质实在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