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怀念北大

 在北大的时候对其失望甚至厌恶,对于其浮躁的学风,似乎是对我一个无法挽回的伤害。
和师弟在网上聊天,聊到了物理课,想起了老田,那清晰明了的授课,诙谐幽默的缎子,忍俊不禁。正好电脑里有讲课录音,有时光倒流的错觉,似乎又被扔到了理教那永远人满为患的量子力学教室。
还听了哲学课的录音,吴老师自然哲学,听起来那么亲切、畅快,有无尽的思考和领悟。还有向先老师请教纯粹理性批判的疑难,那娓娓道来的思辨,让我感觉北大还是给我一种细腻的体贴,似乎是宣誓浮躁的学风永远无法占领的高地。
在北大,哲学是我一直钟爱的领域,喜欢思维的震撼,理性的必然,仿佛心智也从中获取了力量而格外自信;似乎是一种困苦状态下思想的渴求;现在学风不浮躁了,思想生活安逸了,也没有多大动力去阅读思考哲学了;不知是不是一种解救,还是迷失?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