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熊

晚上离开北校区图书馆前往停车场,听见路边细索之声,看一猫拖着一个麦当劳的纸带。细一看,原来是只浣熊;再细一看,后面垃圾桶上还有一只,头往里凑,就快掉进去了。我走近时,二熊顿时停下手中的活,双目圆睁机警地瞪着我,我被这个气势吓倒了,也瞪着他俩。

继续僵持着……

半晌,先头部队瞪累了,扔下爪中的麦当劳,撒腿就跑。我本能地追。

突然,他以眨眼的瞬间,顿时立定回头,动量差点让我立扑。

就这样在边跑边瞪的拉锯战中,他们离我越来越远。

无意中踩到了脚下的麦当劳,突然二熊猛一回头,我发现这个俘虏,于是踩得梭梭作响。

终于,二熊返回,但是……

……他们居然在一个下水道边停了下来,并且……

……钻了进去!!

原来,他们不是来解救俘虏,而是发现走错了路……

我冲去车里拿出应急用的饼干,掰成小片小片放在下水道口,并延伸到我的面前。小熊探出脑袋,水汪汪的纽扣眼睛交替瞪着我和饼干,嗅了嗅,抓了一小块,呱唧呱唧嚼了起来,随即上瘾。我看诡计将成,谁知此熊不向第二块饼干进军,而是瞪着我。无奈,只好把第二块推到前面,他才抓起来。另一只也参与了这种调戏与反调戏,直到我蹲到近乎抽筋,放了三块分别在下水道的“made in USA”三个词上,才悻悻离去。

结果,晚去了机场接新生,让人抱着行李等了12分钟……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