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图说话——快乐的一天

今天大清早,太阳公公来问好!
其实太阳公公还没起来,我就坐上早班的校车,快乐地前往校去。早上的空气清新,到了学校,照样洒向生机勃勃的校园,一片金黄色,预示着充满活力的一天的到来!
照片1:早上8-10点是我的助教课程,普通物理实验——电容器。学生们虽然开始似乎精神状态不太好,哈欠连天(以后要想办法在一开始调动一下学生的情绪),但后来也渐入佳境——主要是发现时间似乎来不及了……图片为学生们做完实验后写报告。
照片2,实验课前15分钟的介绍,我的板书。
带完实验,是量子力学课,最近学密度矩阵、混合态、纠缠态和贝尔不等式,是以前没有学过的,终于,盼了两个月,终于学了在北大没有学过的东西了!撒花庆祝!
中午吃午饭,自己昨晚做的,办公室的美国同学称赞我菜做得香(闻到了味道),给我增加信心,争取早日功力练成,好请他们到家里吃饭。
下午1-2点,给新生的各领域研究介绍,今天是讲玻色爱因斯坦凝聚态的实验领域,我不感兴趣,所以在睡觉。
照片3,2-3点,Caltach的Prof. Jeff Kimble来介绍量子通信,听不太懂,也睡着了……
照片4,4-4:30,丁肇中老同志来看看,点心会,来的人真是多,以至于吃的东西和快就告急了……大概是冲着丁同学来的,丁同学来好像是应香港某电视台邀请拍个纪录片,就拍一点和母校晚辈亲切交谈的画面,但是只和若干人交谈,其他满屋子的人就自己组队交谈。据说丁同学是来看球的。不知道要是不拍电视,丁同学会不会来弄个点心会,也不知道系里会不会突击式地抽风宣传。不过算是解决晚饭问题,尽管cookie很甜,吃不了多少(以至现在又饿了),而且蔬菜竟然都是生的(芹菜,花菜),美国人真是原始。从心里暗暗bs。不知后来如何,因为要赶上4:30的量子场论课,就先走了。后来也没什么吃的了,留着也没意思。丁同学的脸么,跟四年前来北大时没啥两样,也没啥新鲜。
照片5,4:30-6:00,量子场论临时补课,花了整堂课推算一个散射矩阵的1/4部分,满黑板满黑板地写,以黑板两三个等号;推到后来老师有点晕了,跪在地板上核对讲稿……看了半晌,把黑板上的都擦去,说:对不起,推错了,请大家全擦掉。有看了一晌,说,好像黑板上的到最后不知怎的是对的了,请大家还是不要全部都擦去了。说罢,突然手机响,出去接收机,我们就burst into laughter……
照片6,上完课,回到办公室,同学看来都回去过周末了,黑板上留些这样的涂鸦:一个“头大”的小人,手里拿着Jackson,留下了一滴苦涩的眼泪(鼻涕?),真是太贴切了。注:Jackson是电动力学的经典教材,以习题繁复著称,Jackson Prob之于电动力学习题,就好比好莱坞之于美国电影。
照片7,踩着薄暮,走向余晖。一周结束了,周末到啦!放松放松自己,研究生院放电影Pan’s Labyrinth(潘神的迷宫?),正好给自己忙碌的一天做个轻松的结束!
电影非常好看,看完后不去想什么;这表明了一个转变。什么转变呢?看多了我的日志,就能感受到;-P
回来了,写写日志,多么写意阿!

«
»
  • 往下翻了好几页才看到原来你去了米国,最终还是没有去浪漫之都而是选择了一个竞争社会阿~~
    我还是安安心心的呆在北京工作,干的老本行,有机会MSN上聊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