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物

作为一个内敛的人,我对于礼物比较上心,因为不善于直接表达情感,便借礼达意。不过近一年多实在被弦论折腾地死去活来,在这方面也就没有太多的心可上,因此总是比较愧对身边的亲朋好友。

我对送礼似乎比较有感觉,有时候会为自己送的礼感到满意。礼物分为预期的与非预期的,预期的如生日或婚礼,就需要格外上心,因为倘若对送礼随便,就等于告诉对方,你对你们的关系也不上心。礼物当然因人而异,对于不同个性人,送的东西也必定是不同的。不论如何,尽量做到让对方喜欢,让对方感到你在用心,你在通过礼物表达自己的情感。

当然有一些途径,例如:礼物是专门为你而送的,如果这份礼物在什么场合送给谁都可以,宁可不送。或者这份礼物表达着我的关心,比如不经意的一个小小承诺,把对方不经意流露的一个小小憧憬铭记在心,亦或物件承载着共同的回忆,睹物思情。

我有一个偏好,就是礼物能自己做尽量自己做,因为亲自动手做的礼物,其传达的感情就在这制作的过程和精力中得到了酝酿。我每次为朋友做生日蛋糕都是很快乐的,尽管自己后来很少吃了(因为吃得实在太多了……)。

还有一种礼物便不是预期中的,不是对方暗示你送礼的时候你再去想的;这就非常难能可贵了,因为表示你会不经意地想起这个朋友。因此我收到这些礼物时,就非常感动。

所以今天就感动了一回,也就是写此日志的原因,林智同学在书店看到一个搜集quarter的地图,每个州都挖了个洞放硬币,我们都在收集quarter,他就给我带了一本地图,还把我唯一缺少的Hawaii填上了。

开车回家的路上,脑中浮现出很多让我感动的礼物。

博赟同学从上海回来,带了一套精美的筷子,说看到筷子竟然想到了我,让我非常感动,尽管有点匪夷所思,实在想不通我和筷子有什么直接联系;)

一个令我非常欣赏的女侠和挚友傅爽预言我将在生日那天收到一份礼物,我要谨记你的教诲,努力保养皮肤:) 尽管在大学就久仰大名,毕业了才熟识,真是相见恨晚。我在这一年来,颇受启发与鼓励,也督促自己寻找自我价值之所在。

室友文驰从亚里桑那回来带了一个手工制作的Dreamcatcher,仍然挂在墙上;尽管我从云南也给他带了个彩布围兜,不过他不常用,挂在墙上更像装饰品:S

在我离开祖国越洋求学之际,深男动用刚工作第一个月的工资送给我一件衬衫,我感动地不知说什么好,自己在美国第一个月的助教薪水,好像全用在买书付房租上了;( 我在相关好友照片中看到深男正在盯着我看,用那双无比深沉的眼神……

在我20岁生日的时候,香君送了我一顶帽子。这顶帽子给我的感动,让我从此对送礼格外上心。我在叔苹同学会中认识这个洋溢着活力与热情的女中学生(是指女子中学的学生,不是女的中学生,当然,她同时也是女的中学生),我不经意中流露的对遗失帽子的惋惜与留恋,成了她给我的礼物。我当时感到,一份小小的礼物,竟然有如此巨大的力量!

每每想到这些,我就感到给与朋友的太少,得到的爱太多。

«
»

Leave a Reply to Hua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