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工实录

今天开始了本校助教为期两天的罢工。
除了某些立场强硬的激进分子对罢工充满信念与热情,本系的大部分助教并没有非常强硬的立场,从而为了偷懒,就
不去上课了——这主要由于本次罢工动机与目的与本系关系并不大,因为本系助教工作量不大,我每周用<8小时就完成10小时的工作量,下学期预算仅用
12小时就可完成20小时的工作量;但有的系就比较变态,助教的工作时间与工作强度都超过预期。
因此,本次工会(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叫)组织的全体
助教罢工,一方面是针对某些弱势群体,另一方面抗议下一年度工资涨幅低于供货膨胀率(也不是低很多)。对于我来说,尽管罢工很新鲜,但出于对实际情况并不了解,不好乱定立场,觉得最保险的方法还是一切照常——今天照常完成了2个小时的实验课和1个小时的答疑。
清早到学
校,做了些实验课的准备工作后,听见走道里熙熙攘攘,再有一个教授跑到我的实验室让我给其他实验室开门(普物实验室钥匙是通用的),这才发现走道里站了许
多学生,看来其他助教都参加了罢工。系对罢工是有准备的,因此配备了足够的教授守候,填充罢工的空缺,保证学生正常上课。
据说白天有组织上街游行,甚至有的院系干扰不参加罢工到助教正常上课;但我没出系门,也没有观摩到其盛况。

到晚上回家,打开邮箱,看到本系罢工头领的群邮件,说系里相关负责教授(其实是我的老板……)在询问今天谁去教课了。头领说今天全天只有一个助教教课,他
似乎感到很气愤,说“我不想知道这个人是谁,你知道的话也不要告诉我;大家不要害怕,他们不能对我们做什么,全校(包括我们系)有>600人罢工,
我们要保持强硬立场直道学校给我们满意的答复!”
我看了不禁一惊,没想到今天只有我去教课……然后觉得很奇怪,因为我并没有收到负责教授(我老
板)的信,并很好奇学校方面对待罢工的态度如何。我想可能不会明确反对,但也不至于支持,毕竟这扰乱了教授的正常工作(这也是我不参加罢工的一大原因),
所以应该还是很不爽。然后暗自觉得好笑,因为这个罢工头领的态度与我的形成鲜明对比,大概就是一个太左,一个太右吧。不过我也不能说右,因为我并没有反对
罢工,也没有被迫作出什么明确的立场,事实上我的行为只是出于些许微观人文关怀的举动,希望罢工没有因为我这个“唯一没有参加罢工的人”而受到影响——应
该不会。
另:刚收到最新消息,谈判已经收到满意成果,明天的罢工取消,一切恢复正常。看来我确实没有产生什么负面影响。不过微观地说,要是这让我老板对我有正面印象,那也不错^^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