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家中过传统感恩节

感恩节的来历还不甚清楚,不是因为没人跟我说过——办公室的同事和请我吃饭的主人都向我介绍过;只是不明白这纪念移民者的来历和现如今家人团聚、疯狂饕餮和购物的传统有何相干。不过不论如何,而且非常庆幸地,是能够在一个传统的美国人家里切切实实地过纯正的美国人的感恩节——幸福感回味至今。
号召当地家庭邀请国际学生共度感恩节,是当地一个国际住户机构组织的活动。早早地报名,女主人Debbie和我联系,周三晚上下班后直接从底特律来接我和另一个土耳其的学生,也是本校第一年博士生。当晚下雨,路不好走,不过一路上的聊天熟悉扫除了雨天的烦闷。女主人和丈夫离婚,和女儿住在一起,是邻近安娜堡的另一个小镇。她在通用汽车底特律总部负责人力资源,本地人,以前在东京工作过几年,后来回国辗转最后在底特律,不过都是在通用汽车。她的儿子在上海交大做项目,而且她本人也在土耳其住过,所以对我们这两个国际学生的家乡相当熟悉,真是有缘。女主人是个温文尔雅,沉静规矩的主妇——其职业性格当然无从观察,不过从生活习性可略窥一二。辗转抵达家中,真是惊叹住处之大及豪华。而且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屋中放着各种中国传统工艺品:国画,金山农画,大幅帝王将相肖像,香樟立柜,中国古锁,中国结,小兵马俑,蓝印瓷器,还有各式叫不上名的……可以说比我在国内家庭中见过的工艺品还多。这些摆置,使得住处连同女主人,都充满了浓郁的东方特色。当然,屋里还有世界各地的工艺品,仅仅一个餐厅,就有意大利的餐桌,日本的立柜,中国的矮柜,埃及的地毯;柜中更是各种传统工艺品……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土耳其朋友Ceglar送了两件土耳其的手工艺品,我送了一盒国内带来的茶叶,相形见拙。
女儿还在学校没有回来,家中只有一只小猫迎接我们。Debbie忙了一天,晚餐只是简单了做了些意大利面,餐桌上点三支蜡烛,颇为温馨。Debbie早上五点就出门,看得出满脸困意,不过还是与我们聊了很久。她说话慢条斯理,可能是其习惯,也可能是照顾我们国际学生,总之理解起来没有困难,因此很踏实地交流。聊了我们各自的家庭,聊了各地的风情,自然聊了她的家庭。我关心的,是美国人的家庭观念。是不是迁徙各处漂泊不定,是不是家庭联系淡薄,是不是小家庭为主,少照顾上了年纪的长辈?回答是否定的,至少在Debbie看来,美国人大部分相当保守,相当重视家庭,联系很强;同时,她也说到,恐怕比不上中国,至少中国农村。不过,她的家庭的例子是让我惊叹的,大家庭都住在密歇根,而且大都从小在这里长大,即使迁徙也不远离,甚至有一个孩子从小到大一直和她守寡的母亲住在一起照顾她,没有结婚。每年的传统节日,如感恩节、圣诞节,也都是大家庭的聚会;Debbie是天主教信徒,不主张控制生育,家庭很大,有七个兄弟姐妹,带上爱人小孩,尽管每次不能聚齐,也是不小的规模。第二天下午到她一个哥哥经营的保龄球馆包场打球,据说是大家庭连续了十五年的感恩节传统了,深为羡慕。总之,Debbie眼中的美国人的保守让我感到温馨,或许年轻一代更有闯荡的魄力,不过如果能在大家庭中安度晚年,真是尽享天伦之乐。
Debbie让我和Ceglar一人主客卧,一人住他儿子的卧室,我考虑到自己是客人,坚持两人一起住客卧,反正有两张床,就不好扰乱主人房间。或许是房间大,或许是天冷,当晚有些着凉。不过第二天还是睡得很晚,几乎是被白天的亮光照醒的。出奇地亮,透过窗外,银装素裹,竟是今冬第一场雪,在这感恩节里,更让人欣喜。洁白的世界,干净甚至安静,宛如童话的世界。别墅临着一片湖,时而阳光透过乌云,湖就充满了灵性。Debbie有一艘游艇,夏日和朋友在湖上聚餐,真是惬意。感恩节晚餐是在Debbie的妹妹家,自己需要准备一些菜和甜点带去。Debbie翻出一堆剪报,竟是报纸上剪下来的recipe,做甜点的菜谱。Debbie说她不爱看电视,不爱上网,闲暇的爱好就是看报,听广播,或跑步游泳等运动;我便感受其如何诠释“保守”。问及大家如何度周末,我做菜、上舞蹈课和看电影;Ceglar作为工程学院的学生,工作压力很大,周末也不消停;Debbie一般运动,或参加一些小型的比较安静的party,或拜访朋友。女儿早上回来,或许是前晚party太晚,洗了澡上楼睡了。我和更晚起的Ceglar就帮着Debbie下厨。Debbie看来对做菜颇有兴趣,但技艺不精,做甜点不是凭着经验,而是严格地按照食谱的量。做了蛋糕、蓝莓派、色拉、三文鱼、菠菜馅薄饼和蘑菇炒花椰菜。最后一道菜是我炒的,据说反响还不错,Debbie得意地在家人面前夸耀:Zhichen在里面放了糖!好像是一道秘诀,殊不知我家里烧菜几乎都放糖。下厨中自然是轻松地聊天,谈了她的旅行见闻,和土耳其的许多风俗、宗教之类。
下午,出发去保龄球馆。这是我第一次bowl,居然发挥还不错,第一轮在四个小孩中获胜。Debbie四处向亲戚介绍我们俩,还告诉我们怎么选鞋、选球,怎么玩之类,基本上一直在我们边上,让我们颇为受宠。她的亲戚们也都非常热情好客,打了一个好球,为我们欢呼祝贺,还专门跑到我们的球道告诉我们技巧和规范,真是享受贵宾待遇。小孩们真多,而且非常可爱;尤其是小男孩will和小女孩semanda,还有晚上认识的小男孩jillian,特别能说,说到我是从地球的另一半来的,他就不停地问我关于地球是平的还是圆的问题,还说如果地球是圆的,我们脚下的人就是头向下站的,这多奇怪啊,而且怎么不掉下去呢?然后还一个劲地向我描述他生日时和小朋友们在家里的游泳池玩的欢快场景。
前往Debbie的妹妹家,也就是晚餐之地。柔和的灯光,摇曳的烛光,窗外宁静的雪景,亲人随意的问候交谈和孩子畅快地打闹,就是我想象中的感恩节了。席前,Debbie的母亲,一个活泼可爱的外婆,向全家简短致词欢迎我们这两位新来的客人,充满对上帝的感恩,感激这美好的团聚与幸福,感激这美好的晚餐与温暖,于是全家一起祷告,Amen. 看着烛光和孩子的嬉戏,想家,想念过年的温暖。美国人吃饭与中国人不同的,不是大圆桌;分三个长桌,食物摆在房间的一角,自己拿餐盘去领。感恩节的传统食品算是到齐了,火鸡很嫩很香,不过没有鸡肉那么细腻有味道。放在火鸡肚子里一块做的stuffing倒是很有味道,有点像八宝鸭肚子里的糯米,不过是用面包做的。种类太多了,根本吃不过来。熏肉很好吃,吃了很多。席间Debbie怕我们受冷落,还特意坐在我们边上,其实亲戚们都对我们非常热情了,与一个在UMich上本科的小伙子聊了不少。饭后的甜点,南挂派自然是主角;还有外婆招牌苹果派;各家都带了甜点,竟有七、八种,吃不过来……
席终人散,好几个亲戚与我们握手、拥抱相别。外婆最激动,一个劲地说我们能够加入他们的家庭聚会真是amazing,欢迎我们以后能常去玩。这种温暖,让人融化。
Debbie和女儿送我们回家,一路上放着轻松的音乐,真让人不愿离开这美好的时光。生活中有些经历是梦幻般的世外桃源,是最最宝贵和美丽的,这便增加了一回。

(照片 https://www.amazon.com/clouddrive/share/03JWVEsikczhQojjNw7FOKhboKZO5k4uJFUxe4xTs2m)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