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故人

婷婷就要走了。

早上躺在床上,迷糊中突然想起这事,伴随婷婷带给我在AA的回忆,如激流般把我冲醒。

我刚来美国时,举目无亲,一个师兄师姐也不认识;而我住在NorthWood 5的室友家佳和华锐却已经把社交的触角伸向了隔壁小区NW4,以曹琳、婷婷和雪莹一屋为核心,于是就有了一个典型的“新生蹭饭团”。回想起来,那段日子真是快乐,简单的略带清贫的快乐,例如我们屋三个男生在yard sale看中一套饭桌椅,拼钱买回家,结束了坐在倒扣的垃圾桶上端饭碗吃饭的窘境,不曾料想在桌子上吃饭也能带来如此幸福和温暖。

于是室友就邀请了婷婷屋等来我家庆祝桌子,电话里就这么说: 周末来我们家吃饭吧,我们买了张新桌子!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拨未来的蹭饭团,也是第一次见到婷婷。人未到,声先到;伴随着踢踢踏踏鞋跟敲击木地板的声音和爽朗阳光的招呼,一个漂亮热情的女孩就闯入了视野;仿佛这座积尘数载的老宅也随着其鞋跟抖擞了精神。

蹭饭团的周末是无比快乐的。重庆火锅,烧烤,或是最常见的potluck;饭后的活动,那时我还没有迷boardgame,就玩扑克,钻桌子,不亦乐乎。景圆和我指导陈璞做糖醋里脊,她一边笑说切肉这种弱智的活只有傻子才会切到手,一边切到手。我们也在春节包过饺子,手工擀皮,十足的馅儿,吃一个巨踏实那种;导致最后吃饺子成为一种游戏惩罚。

婷婷的厨艺很好;而且气势十足。不用看,只要听到鞋跟敲击木地板的声音转变为鞋跟敲击瓷砖的声音,你就知道大厨上了。婷婷做的菠萝炒饭我记忆犹新,也成为我心中菠萝炒饭的样板。

去年秋天北密之行,刚学会开车的我和婷婷还有晶辰同车。那次我一气开了4-5个小时不带休息,之后再没这么猛过。车上的聊天是不断的。大家分享自己的感情往事,静静的夜色让人格外心澈。对我来说,相比气势磅礴的暗恋史,自己的恋爱史显得无比干瘪心酸;而我为他们的故事着迷,无论幸福还是惋惜。我感到与他们更近。

第二年搬家,我和婷婷又搬到了可串门的距离。婷婷非常热情好客,经常在家举办party,我也是她家的常客。婷婷学业繁重,却热心集体活动,主持过春晚,在CEN协助举办年会,各种志愿者活动……婷婷办事非常细心负责,让人放心。婷婷非常有心,逢年过节,还有我的生日,她都会给我贺卡。我在美国收到的几乎所有贺卡,都来自于她。

转眼两年半过去了,我的PhD念了一半,婷婷也要结束在AA忙碌而灿烂的生活,回北京发展了;留下了欢声笑语和我心中对初到美国的回忆。

可惜啊!两年了,没能一起和婷婷一起庆祝我们同一天的生日。今天我请你一起补吃蛋糕、补吹蜡烛,就算为此补上吧:)

IMGP2890

«
»

Leave a Reply to Zhichen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