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捐钱献血,我们还能做什么?

这篇日志抛砖引玉,希望大家开动脑筋,思考这个问题。
现在似乎普遍处于一种无计可施的心理状态,看着前方紧急状况,自己所能做的,就是捐钱献血,剩下的全在网络的一片Bless声里释放。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不可能去前线添乱,眼下除了捐钱献血和对我们的政府持有高度信心(我们的政府确实表现出了强大的灾后应急能力,我在美国的同学就对此称赞不已,并鄙视了一把缅甸,虽然这样比有点寒酸),好像没别的可以做的了。不过考虑长远,我们其实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家知道,天灾所带来的影响,除了最直接的生命损失,后期对于生还者和整个社会的影响同样是深远的:除去整个第一波灾后重建,包括硬件重建和社会结构重建;
以及第二波预防可能的疾病蔓延,还要考虑更深远的心理影响。如果说生命是现在几乎唯一的抢救对象,那么对于灾后重建,心理治疗无疑占有同样重要的地位,因
为如果幸存者整天生活于恐惧与悲痛中,这种生命与逝去无异。
前阵子听flyinglion说北大心理系有意准备一个心理危机干预小组,提供灾后的心理治疗,我认为这正是我们作为北大学生应该做的事:除了捐钱献血,我们行我们所长,这是另一层面的尽社会职责。
灾区最首要的肯定不是钱,而是钱能换来的东西,或者钱换不来的东西。前不久看见清华建筑系倡议紧急开发一种适宜灾后作为临时住处的简易建筑供灾后1-2年内使用,这也是“只有我们才能做的”事。

外提个可能不太好听的醒:希望大家对于抗灾的关注不只是一个一时闹热的冲动,(当我看到某些攀比捐款数额的非理性行为,就隐隐地有这样的担心),因为如上
所述,灾后重建甚至比眼下的抗灾更重要,我们履行自己的知识分子良心或表达爱心,我更希望是一种持久的行为与情感,而不只是一时脑热,或凑热闹、赶时髦。
希望大家开动脑筋,想想自己能做些什么。我有一个想法,当然可能不太切合实际:让父母领养灾后孤儿

孤儿方面来说,失去亲人的悲痛就不用多说了,在一个健康的家庭下成长,无论是情感、心理还是教育方面都非常必要;而且我们这些“80后”们,大约都在经济
上独立了,父母也一定程度上进入了“失去儿女”的心理真空期,普遍表现出一定程度的寂寞(像我们海外学子的父母更是如此)。如果家庭经济条件允许,不妨领
养一个孤儿,使其在良好的条件下成长,身为父母也一定程度上从中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
说远一点,这不仅对地震孤儿难者如此,也可推广开去到其他孤儿。
请大家往这块砖上砸玉!
«
»
  • 其实我觉得是个好想法……不过我父母挺忙的,爷爷奶奶年纪大了让他们照顾总是有点点过意不去。

  • 我父母的钱都拿来砸给NYU了。父母养还不如我们养。
    我想到的是这次地震后可能会出现四川人口大量涌出,尤其是汶川这个地方,很可能几年内谈川色变,导致经济的停滞。

  • 有个问题,其实不一定有那么多孤儿的,首先灾区外出打工而小孩留守的人非常多,其次这次的伤亡人口构成的不正常大家也都知道,过多人打算领养的话会很可能促使其他问题。个人觉得可以关心一下失去儿女的父母们(当然不建议去“认养”,关心也得注意被关心人的心情)。
    另,据说印尼海啸那会儿到后来聚集了相当多的人口贩子,搞得当地非常头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