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牢骚流水账

现在的心情很奇怪,似乎处于从国内的烦躁到此地的宁静的过渡期,因此情感与思想起伏很大。
情感起伏,是很自然的,大概由于语言的关系,与本地人交流,还是预设了障碍,总是不够主动,但有觉得应该主动,于是很焦灼与煎熬。这于我是常有的。
打住,说这些别人大概不愿看,也就不说了。别人一天处理那么多邮件,来看你的博客权当消遣,谁愿来听你满腹牢骚呢,况且还是个大男人。这想法来与设身处地,因为如果我看到别人的牢骚,大概也是直接跳过,不过也不尽然,因为常常感到,那些清晰明辨的言论,大概只在生命中占很小一部分,大部分就是这样的琐碎,因为也跟真切。
似乎自己的思想也处于一种僵化的模式,总是情感理性之间跳来跳去,然后艰难地做一个妥协,或是推托,让时间流逝,让生命流逝;另一种让人看得浑身难受的特征,就是总是把芝麻绿豆大点的事,跟生命联系起来,就像前面那句话。自己也还是常常做着让自己不齿的事情的。
人真是奇怪的动物,或许是我现在的独特感受;即总是在矛盾中移动着平衡,阻尼很大,懒得动了,移动一小步,总要付出很大的力量;不像以前那样横冲直撞。对自己的印象,也总是正反两面,不断交替地折磨着脑中的形象。
心老了吗?可能是吧,也或者是用僵化的想法,去套用整个世界,世界就被拍平了。以前坚持的理性,坚持的最高原则,习以为常的还原准则,单一的视角,抑或是看清楚了很多东西,抑或是对世界没有激情,抑或是生命燃烧殆尽,抑或是……
意义,意义的世界,追求意义的世界,意义就主宰了你的世界。把自己撕裂在意象与真实中,虚幻与实在,幻想与直接,大概把你折磨得体无完肤。
或许是个危险之谷——真实的情感,珍惜人间最美好的亲情;意象的世界,构造越来越统一的理论,用理性以一想,应该是不矛盾的吧;那么矛盾之源,在哪里?在我还是被模糊了双眼,非此或彼,而是一种变态的虚幻追求,或另一种镜像?
用理性一想,哼哼,理性有什么好的?他在日出的时候接着太阳的光芒,让你觉得力量无穷,是世间唯一值得依靠的力量——比那位上帝的儿子更强;黑也降临,他就衰微了,在你内心的声音,开始犹豫不决,开始迟疑,开始退却,甚至开始消逝……
人在夜晚安眠,就是躲避这种内心绝望的黑洞吧!
是敏感,还是迟钝?
意义的世界,还是幻想的世界?
耶稣说放下自己,跟我来吧,我不。
我不谦卑?谦卑,哼,谦卑……
佛说去听自己的心,我的心,在哪里?
没有什么是绝对的,那就没有什么值得追求与倚靠。
当意义的世界开始消融的时候,我用什么去支撑,延续自己的习惯?
思想终究不是那么终极的东西吧,人的心,实在是复杂,而容易纠缠的象。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