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烨,火一般的男人

离别总免不了忧伤,但总有这样的人,你怎么也无法把忧伤和他联系起来,即使在离别之时。

王烨让我真切地感受到北京人的那种热情。两年前的夏天,王烨就像一团火一样闯入AA,那时北大校友在吕岩师姐家聚会,物理系的围坐一桌,拍着桌子回忆大学的物理课和可爱的老师们;这种聚众回忆并不是第一次,但唯有王烨这样的气场,才能把气氛激发地如此热烈,笑中带泪。

要说北京人重哥们义气,王烨是个典范。答应的事,绝对给你办到,不带半点折扣;不吹牛,不装逼。他叫你一声师兄师姐,那是你的福分,因为他会把你当哥们儿,为你着想。王烨待人谦恭,发自内心的;他能将大大咧咧和彬彬有礼完美地融合起来。他在研究生第二年找工作的时候,正好比我找实习先一步;他把我的申请也当作他自己的事,每次见到都问我进度,把所有书籍、材料、面试经历都与我分享,可谓倾囊相助。他和我一起讨论题目,帮我少走了许多弯路,是我的领路人。

王烨是极聪明一人,思维活跃,反应敏捷。在我从中学开始的印象中,那些奥赛省集训队的牛人对我来说始终是“牛一个数量级”。上计算金融的学期里,时常探讨问题,我才发现物理背景的人的思维方式是多么接近,一个个金融模型在我们的讨论中竟然充斥着扩散、源、边界条件这样的词汇。王烨总能把金融模型自然地描述成一个物理过程,让我豁然开朗。

密大甄氏隐剧社2011年的戏剧巡演,有幸招纳王烨入伙,后勤工作负责到位,台上台下奔前跑后,是剧社的有力后盾。OSU演出后K歌,王烨展现其惊人的唱功和体力,唱到后来大家都不行了,他愈战愈勇,毫无疲倦。那几天神曲如魔咒般萦绕在他脑中,像万灵药般穿插在各种对话中。王烨这种热情,注定到哪里都是一团火;和王烨一起吃饭真可谓大快朵颐、赏心悦目,“在哪里都能吃出自助餐的感觉”。玩桌游,就要找王烨这样的人,无比专注投入。

龟烨此番远去加州,带着这团火随他而去。理应忧伤一番,却怎么也忧伤不起来。就像龟烨其人,风风火火地来,风风火火地走,一提忧伤就显得无比装逼。

这都不是事儿,你懂的。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