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后,它被墙了

今年4月4日,我发了一条微博:“墙节到了,有啥行为艺术点子庆祝一下?”没过几天,国内朋友告诉我,沙龙网站上不去了。

这一天来得比我意料的更早。理事们在群里苦笑:这下得到官方认证了。此前,官网是墙内获得某些录音和讲义的唯一渠道。除非主讲人反对,我们会免费公开所有活动的录音、录像和讲义,上传到 Youtube、iTunes Pocast 和官网,并通过自我审查后上传到 Bilibili 、网易云音乐、荔枝 FM 等墙内平台上。细心的墙内听众如果发现编号跳号,就知道有肉了,会自觉去官网下载 mp3 文件。现在,要吃肉,只能翻墙了。

作为这个非宗教、非政治的非营利机构的创办人和主席,我摁着《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发誓,沙龙不为任何政治派别站台,没有接受过境外反华势力的资助,不妄图以文化分享为幌子渗透反动思想、挑拨人民内部矛盾、扰乱安居乐业的996节奏、撼动伟大祖国神圣不可侵犯的主权、危害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否则,请虽远必诛死墩儿、 Tensor 和我。

我办沙龙,没有大的野心。从元培到安娜堡再到纽约,我喜欢结交各个学科、行业、领域的朋友,我害怕思想固化视野狭隘,我希望有这么个客厅,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每个人真诚地分享、倾听、探讨、激辩。沙龙的每一期选题都经过理事会反复斟酌商讨:它是否能带来真正有益的思考?身在纽约,我们不需要也从来不以话题的“敏感性”作为拒绝的理由(当然也不会成为接受的理由)。我只是单纯地相信,一个有良知的、有社会责任感的、有好奇心的、有同情心的、有批判性思维的、独立的人格,除了关心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新浪潮风格的科幻、米其林餐厅文化、语言对思维的影响、交互设计的原则、超弦理论的宇宙图景、李光耀的新加坡故事,也同样会愿意了解三十年前的春夏之交发生了什么?新疆西藏台湾香港怎么了?维权律师、性少数者、女权主义者为什么要走上街头?后改革时代的中国是什么格局?数字时代怎么搞社会运动?为什么要占中?为什么要反腐?民主陷入困境了吗?基因编辑婴儿到底怎么回事?

我仅仅希望,每个人都保有对自由的朴素愿望,不要在心中架设藩篱,不要因为某种不可言说的内心恐惧,对这些问题唯恐避之不及。我想让大洋彼岸的朋友知道,在纽约,有这群认真的人,坚持着这样的分享和探讨;我希望将这些宝贵的火花传给你们。

现在,这点简单的愿望,被徐徐升起的高墙拒之门外。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