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纽约悼念李文亮医生

2020年2月9日下午一点,纽约中央公园,数百人聚集悼念李医生。这篇流水账从我的视角记录了活动的来龙去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活动全程录音】

自从疫情消息爆发,我的社交网络铺天盖地充斥着惊恐、无助、无奈、猜疑、焦虑、心疼、慷慨、泪崩、无能、堕落、谎言、魔幻、噤声……我高强度地吞咽这一切,饮鸩止渴地刷着消息,试图用更强的情绪消解不安。远在海外,除了捐款捐物、转发可信度较高的消息,能做的实在很少。

后来,我知道被训诫的八个人,知道李医生感染病重。我想,会好的,他还年轻,免疫力应该能撑得住的。突然,李医生就走了。我恍惚,一时间连哭的逻辑都失灵了。过了一会,来自沙龙志愿者群的 Qiqi 加我好友,问我沙龙想不想办一次纪念活动?我说考虑到大家对疫情的担忧,沙龙最近尽量避免线下华人的聚集活动。不过如果你有什么想法,我非常支持,沙龙也愿意出钱出人。第二天,Qiqi 发来一张海报,说打算周日在中央公园办一次悼念活动。我很佩服她的执行力,立刻在朋友圈转发了海报,在志愿者群里号召大家报名现场志愿者,我也参与进了组织小组。Qiqi 在微博上发了没多久就炸号了,朋友圈倒一直存活着(能见度未知)。海报很快在朋友圈刷屏,我就感觉到,这件事不小,李医生的死,唤起了多大的震荡。我也立刻预感到,这个周末,世界各地的华人都会走出来,纽约会是这批集会的中心。群里不乏办活动经验丰富的组织者,各施所长,临时拼凑的小组极其默契。短短两天,从一个初步设想到落实细节,设想了诸多突发情况和备选方案,不太有把握的地方把信任交给对队友,就出发了。

【纽约悼念活动的海报】
【世界各地的悼念活动】

周日下午一点,中央公园大草坪北边空地上,天朗气清,微凉,偶尔穿过几个跑步者,和叼着球的金毛。我们分析了一下地形,测试了设备,在围栏张贴起横幅,贴悼念文字。不懂中文的路人探过头来看,问写的是什么。我们把网友通过海报二维码写的留言打印下来,黑白相见贴在横幅两边。时间快到了,身着黑衣的人们开始聚集。有的抱着标语,有的手捧鲜花,有的从筒里拿出李医生的大幅肖像。有的把鲜花认真地摆放在李医生肖像边,鞠躬。有的远远看着,沉默。有的认真地读每一条张贴的留言,拍照。我们给每个人发了哨子。一个小哥吹了一段口琴。一个大姐站在李医生的照片前即兴喊了几句口号,要中国强!带起一片哨声。

【参与者献花】

Qiqi 宣布悼念活动开始。简单介绍流程后,全场默哀一分钟,然后 Qiqi 演讲。她诚恳地表达了自己办这次活动的顾虑和担忧,以及如何从李医生的经历获得勇气。她讲得真好。我看着这个九五后,心中满是敬佩。经授权,我把演讲全文贴在最后。

【梅奇琦演讲】

沙龙的主讲人之一,身在波士顿的吴懿铖为此次疫情写了一首歌《再一场雨,我们可有方向?》,亲自演唱,录音放在网易云音乐上(https://music.163.com/m/song?id=1421423153),嘱托我在现场播放。我特别喜欢他的词:

“我们不需要英雄主义,只需要诚实的公民。我们不需要慷慨悲歌,只需要一点清醒。一场大雨,下得灵魂不停地闹。生命和数字,究竟哪一个更重要。一场大雨,下得有点莫名其妙。恐惧和妄想,到底哪一种更可笑。”

中国,不乏“造谣者”,吹哨人。纽约就有这样一位吹哨人,高耀洁。高奶奶92岁了,长期住在曼哈顿的廉租房,身体状况相当不好,行动不便,需要护工全天照顾,每天坚持整理文档、写书。有一位经常拜访她的朋友把李医生的事告诉她。高奶奶写了一首诗,托这位朋友转达到现场。这位朋友在现场读了祭诗:

狂风无情地吹,暴雨倾盆如飞。
你的人生道路,坎坷,短暂而劳累!
天苍苍!
你为众生喊出疫情,遭受非礼,谁之罪!
夜茫茫!
世间不平折磨了你,令人心伤悲!
你的义举,向掩盖者施威!
李文亮医师安息吧!
历史永远记下你的行为。

之后,一位纽约的行为艺术家张海燕朗读了她的艺术项目“我是李先生”中的一首诗。她在现场戴起医用口罩和医用手套,读诗,一首充满“害怕”的诗。诗有点长,我放在文末。

【张海燕的《我是李先生》】

作为小结,Qiqi 号召全场举起口哨,齐喊三遍李医生的话:“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因为担心飞沫,我们不建议大家聚在一起吹口哨,不过现场还是哨声一片。在后面自由发言中,有的参与者也通过哨声表达对发言的赞同。

在策划活动时我提出,是否在现场提供自由发言的机会?这是一个风险很大的环节,因为完全无法预料谁会发言,会说什么,而这一切会被所有媒体的镜头记录下来,连同所有组织者和参与者。但是我想,大家聚在这里,一定有强烈的表达欲望,这种欲望在墙内不停删帖的环境下愈加迫切。何况,我们纪念的就是李医生敢于说话,敢于表达不同的声音。风险一定是存在的,搭车蹭镜头的情况一定会有。我们不该因此而关掉发声的渠道,而是在实践中学习如何设计规则、控制局面,如何确保大家真实的声音被公平地表达;不然,我们就成了李医生所反对的社会。

所以,我们决定让大家排队发言,每人提供1.5分钟的发言时间。我很庆幸做了这个决定。大家的发言未必精雕细琢,但都真诚勇敢、慷慨激昂。大家表达了对于自由言论的渴求,对于健康社会的建议与向往。对于那些声称这种集会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反动集会”或者“被XX势力利用”的陈词滥调,你们听一听啊,这是公民的心声啊,这是大家真实的情感和思想啊,这是你删不掉的也吓不走的最宝贵的人心啊。所有发言的录音(包括开始的发言和朗诵)在文章开头。

【现场发言者】

自由发言后,Qiqi 宣布活动结束,又是一片哨声响起。大家在横幅和画像前停留缅怀了一会,Qiqi 和一些参与者接受了媒体的采访。有几位艺术家展示了他们的作品,其中我最喜欢的是我的建筑师朋友伍琨的镂空画像,太有感染力了。

【伍琨的作品】
【不知名艺术家的画作】

然后志愿者们清理现场,这片小广场恢复了原先的宁静。

或许为了保护隐私,或许为了防止传染,或许为了祭奠李医生,一大半人都戴着口罩,包括我自己。我当天有点感冒,但是我后来回想戴口罩的心理,也有一部分害怕——这让我感到走出来参加悼念活动、愿意曝光在媒体下的人们的勇气格外可贵。活动前后都有人问我这次活动是不是沙龙办的?我说不是,我们只是提供协助。一方面,我认为这个活动应当由普通公民来承载,因为李医生在很多人眼里“不是从天而降的英雄,而是挺身而出的凡人”。另一方面,我确实担心沙龙会被污名化。尽管我们讨论过很多敏感话题,但90%的话题还是不敏感的,而且有很多国内来临时拜访纽约的主讲人。虽然我口头上说我们身在墙外不必给自己建墙,但墙的二阶效果依然存在。我担心万一沙龙被扣上XX组织的帽子,可能为未来主讲人造成顾虑。所以,沙龙理事会在讨论话题时,还是会评估风险,尽量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我在朋友圈发活动海报后,我爸妈的朋友看到后给他们发私信骂我,说我是汉奸、走狗,喝着洋奶和反华势力一起兴风作浪,唯恐天下不乱;好一点的说我们被煽动、被利用。我看到后的反应不是生气,而是觉得可笑。首先我不相信他们坏——这套熟悉的话术和说辞显然不是他们原创的,而是被官宣洗脑习得。海外华人的集会,但凡有一定公共性和自发性,大都可以如此定性。在这些言论背后,我看到的是一个气急败坏的控制狂家长。在墙里,他们为所欲为;面对超出自己掌控范围的言论时,特别是讨论他试图掩盖的事实时,他无能、无理,只能咒骂,诽谤,污名,或者更龌龊的,亲自“劝导”墙里的亲人。

【爸妈收到的私信和群留言】

我妈一开始很生气,说我不要办这种活动,我自己有危险不说,还可能会对在国内的他们产生不好影响。我向她解释,我们悼念李医生,是和我们一样的留学生自发聚集的活动,不是什么有预谋的反政府,不做对不起华人的事,不是汉奸,他们的指责毫无道理。我妈站在了我这一边,发了一篇朋友圈支持我,很感动。

【我妈发的朋友圈】

为什么李医生的死引发如此大的震荡?首先,他很早发现了疫情并提出警告。如果这个警告得到应有的重视而不是事实上一而再再而三的掩盖,那么疫情有望在早期及时控制。他的早期判断可能只是一个猜测,不够准确;但他是一个医生,不是一个无端造谣者,政府不仅没有重视专业人士的意见,反而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官场本能对其训诫,让他闭嘴。民众对政府不作为甚至反作为导致疫情延误的痛恨,延续了对李医生被训诫的同情和惋惜。其次,李医生是和你我一样的普通人。他从来不是振臂高呼的勇士,也不是路见不平的刺头。他是一个普通的医生,为了警示潜在的危险,说了几句真话,而已。就像微博网友 afrabot 所说:“他的好是一种非常朴素且本能般的好,尘埃一般无处不在的好。他未必是怀着誓死保卫真相的决心要做什么事情的,很大程度上是一种保护自己社群的本能。然而连这样的好,也在这个世界没有容身之处,反而下场这么凄惨——这就是每个人都本能地感到恐怖而难过的原因。”李医生后来面对媒体选择公开自己的身份和被训诫的过程,勇敢说出“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这是他成为英雄的一刻,这是哨声真正响起的一刻。

人们难过,不让说话出了人命。人们害怕,一点微小的善带来训诫。我想和几百名悼念活动的参与者一起告诉你:依然要说真话,依然要善。这是纪念李医生最好的方式。

(正文完)

媒体报道

Qiqi 演讲

大家好,我叫梅奇琦,是一名在纽约读书的研究生。昨天晚上在家里写着手上这份稿子的时候, 甚至是可以说在过去两天的活动筹备里,我可能呈现了在自我认知以来最胆小怕事的自己。 我怕万一现场出了乱子,我们的活动是不是会被污名化;我怕有那么多媒体在场, 是不是某一个自由发言就会盖住了我们的悼念初衷;我最怕的是,面对这么多,形形色色的人们,我会不会说错话, 我是不是应该非常注意我的措辞。

但也就是那一刻,脑海里问了我自己一句, “害怕到这个份上,你做什么悼念会?李医生打动你的点去哪了?” 对啊, 打动我的点去哪里了。 我曾以为2月6号的早上,也就是两天前看到李医生过世的消息,大哭了半个小时的我,愤慨昂扬的我,立马换上了致敬的新头像的我,说要做纽约追悼会的我, 一定是一个勇于表达我观点的人。 就在过去的两天,我就被自己打脸了。

而李医生呢?李医生,在被训诫后, 还在网上分享了他的训诫书且还接受了采访,李医生,他没有想过要说“最对”的话 ;他说了他想说的话。 第一次,是在同事医生群里的病情分享。他没有想要去告之大众,他也没有想那么多,本能地作为医生和同事进行信息分享。就像许许多多的我们在这过去的一个月里,不断在跟进,去了解疫情,和分享给我们身边在乎的人一样。他甚至有些生气,在得知群友截图分享给了更多的人之后。他也因此被警方约谈了。但接着媒体开始约他采访了。他本可以选择不接受采访,或者匿名发声,或者说一些让他能够明哲保身的话。 但,他作为吹哨者,(是的),吹哨者,之一, 第一个、实名、出来接受了采访, 并说了一句目前最广被大家转发的话。他说,“我觉得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不同意利用公权力过分干预”。他,吹出了嘹亮的哨声。

有人说李医生吹出了疫情的信息分享,有人说李医生吹出了对言论自由的呼唤,我说,李医生吹出了我对发出自己真实声音的坚守。我无意在今天说最正确、最对的话,我说的是我内心真实的话。他的离开,逼我们去直视,去思考,我们能做什么?身在纽约的我们能做什么?看到朋友圈,微博满屏的蜡烛,我想,至少,我们可以做一个公共的悼念。

悼念的本身就是一种行动,一种发声,一种凝集。 它让我们走出家门,聚到一起。我们由一个个体,为了同一个人,聚在这里。 我想和大家在一起,一起感受,一起去消化李医生的离开带给我们的影响。是的,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但一个人的声音,也很难被听到,也很难被理解,甚至常常引起争论, 因为缺乏连接和共鸣。 但就正是朋友们在不断转发,在不断的去分享,去连接,参与进来,我们有了今天的悼念会。

纽约的悼念会,是第一个发在互联网上的海外追悼会。据我所知,现在洛杉矶,旧金山,多伦多,波士顿,伦敦,墨尔本,柏林等地都在这两天要开展悼念的活动。我们所有人都是这份联动的悼念中的一份子。

李医生,我想,对你最好的悼念,是去连接彼此,去发声,是去展现我们各种各样的声音。愿我们多元的声音去一起构建健康的社会。 愿每个普普通通的我们, 在经历我们的考验的时候,无论是需要多久的时间, 我们都能吹出我们自己最真实的口哨。最后,也同时对还在一线与疫情斗争的所有人们,说一句加油,你们真的辛苦了。愿逝者安息。

谢谢!

梅奇琦, 2020年2月9日星期日。

张海燕《我是李先生》

https://mp.weixin.qq.com/s/7n7C5zLb5tUck9ojG7FMrw

现在,我想要讲一个关于我的一些恐惧的故事 。
近日来我有许多的恐惧。
我害怕种族歧视,只因为我带上了口罩。
我害怕拯救我生命的医生无法长久地存在。
我害怕我还来不及生下我的孩子就已经死去。
我害怕回家因为我害怕会把病毒传染给家人。
我害怕我在武汉无法按时拿到药物。
我害怕人们知道我有抑郁症。
我害怕新型冠状病毒。
我害怕世界的偏见。
我害怕我被拒绝入境。
我害怕世界在面临悲剧和死亡时的懦弱和避之不及。
我害怕世界因国界以及政治而残忍无视着无助以及痛苦的生命故事。
我害怕世界的医疗资源无法被共享。
我害怕国境封闭有形和无形地长久存在于人类的心里。
我害怕这个世界。
我害怕大声讨论人权。
我害怕大声讨论真相。
我害怕作为一个学生大声的说话。
我害怕作为一个女人大声的说话。
我害怕作为一个医生大声的说话。
我害怕作为一个艺术家大声的说话。
我害怕作为一个人大声的说话。
我害怕大声说话。我需要知识,作为学生。
我需要平权,作为女人。
我需要世界医疗的支持和共享,作为医生。
我需要世界的医疗救援,作为患者。
我需要勇气,作为艺术家。
我需要爱,作为一个人。
我不能恐惧。
“我是李先生”。

网友留言

  • 李医生走好!你是一个勇敢的平凡人,也是一个真正的吹哨人,向你致敬!自由而可爱的中国一定会到来,也一定会记得你!——路非乔
  • 長夜将至,我将从今開始守望至死方休。from 惠州 sure
  • 一路走好,您是勇士,是义人,但其实您更愿意做个普通医生吧? 我被您发出的光所照亮,也为自己的沉默感到羞愧,但我将尽我所能去记住这一切。 ——中国,上海 小何
  • 李文亮医生,天堂有你,真好!你让更多的看清这个世界,你是最棒的!
  • 中国的青年会变成光,千千万万的光会汇成火炬,照亮黑暗,一如你所做的那样。 若若 北京
  • 再见了李文亮医生,未来的人生里,我会用每一段真话告慰你。——Chen Yi
  • 国士无双,一路走好。 您是中国最好的眼科医生,擦亮了人民的眼睛。 Veronica (New York, NY & 浙江宁波)
  • 三百年来伤国步,八千里外吊民残。——李鸿章临终诗 一枚芋头,北京
  • 您是个过于合格的医生。 一个刚上完视频网课的高三狗 江苏盐城
  • 羊若妍 广东 李文亮医生,你辛苦了!愿天堂没有疾病没有谎言
  • 李医生你好啊!庆余年我没看过,但我很多想追第二部的朋友都说会给你讲剧情了,希望到时你能喜欢;荧幕之外的剧情我不知会如何发展,可以麻烦你继续保护我们吗? 不过,受了一月有余的折磨,您是不是很累了?不然就休息吧;至于您的斗志,希望我们有足够的勇气与记性继承。 愿您一路走好,不赘。 王真,2月7日于马萨诸塞州,顿首。
  • I CANNOT TELL LIE. — From STL
  • 李医生,希望您在另外一个地方可以自由地发声!(黄若兰 湖北 黄石)
  • 李医生万古长存。Maisie Hong,London.
  • 李医生只是一个讲真话的普通人,为什么普通人会遭遇这种事情,凭什么! 3W+的确诊患者凭什么要遭遇这些! 有些人会被钉在耻辱柱上,人民会记住他们,历史会记住他们。 孙圣佼 北京
  • 我会永远记住你的名字和你做过的事,我会告诉所有我能告诉的后来人,和我将来的孩子。从此,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不必等候炬火,我们就是炬火。 —— 冰冰,广州。
  • 李文亮医生,感谢您。再见! 罗哲 河南郑州
  • 没能留住你,真的很抱歉
  • 致李先生, 谢谢你的坚持。愿你来生能再做你想做的事和坚持你的观念。 来自中国素未谋面的网友
  • 谢谢您,一位善良、正直、勇敢的普通人
  • 惜别!李文亮先生一路走好!
  • 表達自由,人權之基,人性之本,真理之母。天總會亮的。 Ivy MA NanJing
  • 李医生,谢谢你用普通人的温度给整个世界带来了温暖和希望。 Rookie 四川成都
  • 永远热爱,永远愤怒,永远铭记。——赵燕梦,来自中国山东省。
  • 世界上仍有五分之一的人生活在沒有自由沒有民主可言的體制下,這是生活在那個區域的人們的悲哀,也是整個人類世界的悲哀,每個地球村里的人都有喚醒以及促進他們主動爭取民主自由進程權利的責任,這個世界的未來才會真正的美好,否則很難說世界的最後歸宿一定就是自由的歡樂的!
  • 李医生,您做了您应该做的事。
  • 对不起,是我们所有人的忍气吞声迫使你成为英雄。 王亚伟,中国,深圳
  • 他很好 可是有些人不配 上海 Caryl张
  • 英雄走好,哨音已经被大家听见 barney Singapore
  • 谢谢你的好心提醒,你是我们普通人的大英雄!from一个中国普通人
  •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羞愧者们” 我是羞愧者之一。任博辰,渥太华。
  • 不能,不明白。 松子 中国四川
  • 很抱歉让你独行。 林青 塞内加尔
  • 李医生,愿在天堂一切安好。往后之日,我辈将继续发声,真诚地面对现实,延续您的光亮。死亡不是您的终结,您在我们心中,憧憬光明,则不惧黑暗。( 李晨曦,湖北随州。)
  • 他们掩盖了你警世的哨声,但却无法阻止你擦亮我们的眼睛。 猩菌 (江苏南通)
  • 愿您来世能生在一个更自由的地方,敞亮、温暖地活着,长命百岁,福泰安康。 From 胡了 中国江西
  • 谢谢,一路走好
  • 您是这场疫情的吹哨人,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推动者。或许您的初衷只是告诫周边亲朋好友一场灾难即将来临,但这一举动已不知拯救了多少鲜活的生命。如果没有这场灾难,您本也应该同样普普通通继续体验世间的春夏秋冬。一纸训诫书并没有打倒强大的您,在我们的社会经历这一次重创之后,做出任何一点进步,都与您密不可分。您激励我的勇敢,在余生,将是我每一次发光发亮的燃料。一声道歉,一声感谢,一声叹息。祝愿您的家人一生健康安乐????——唐
  • 李先生,天堂也会有炸鸡,火锅和你最爱的日本料理吧!我想天堂一定不会有高墙,一定不会逼你说“明白”,一定充满了爱与自由。谢谢你。
  • 对不起,谢谢您。李文亮医生您受苦了!愿您安息,家人一生健康平安。 ——李焕(宁夏固原)
  • 我们为什么悼念李医生,不是他有多英勇,而是他的正直受到不公正的对待,我们都是李医生,请给我们正义。
  • All I want is the truth, just gimme some truth. Rest in peace. —Scarlett, Wuhan
  • 未来的日子里,我们都将是您的化身。愿您在天国安好。-量量,浙江。
  • 好人, 请安息! 一个健康的社会, 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 希望可以出台”李文亮法案”, 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 Mina Liu ( New York)
  • May you rest in peace ???? With love and respect. Joy Liu Shanghai
  • KEEP CALM ,STAY ANGRY 善恶的分界 不怕难分辨 只怕每个人都关上双耳和双眼 “这个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 Heros never die! AA 杭州
  • 丧钟为每一个人而鸣
  • 肖遥,武汉。谢谢李医生,一路走好。
  • 这一个多月,谢谢您,辛苦了,如有下次,万望您首先考虑保重身体,我私心不希望您做英雄,而是一位父亲,一位丈夫,一位儿子,身体健康,阖家安乐。 上海LJ
  • 李文亮医生,永驻光明里—-—CC,Shanghai
  • 谢谢您成功拯救了地球,以后这个任务就放放心心地交给我们吧!我们都将成为您的战友。Mi ricordo!mi ricordo! ——五七一,四川
  • 希望李文亮在天堂一切美好!
  • Rest In Peace, we will always remember what you have brought to us. ????️ Lizz in Boston
  • 愿您在天堂能安心,未来交给我们吧。 by 李为 江西省南昌市
  •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前行。(HOWIE PAN/GUANGDONG,CHINA)
  • 爱国不应该让普通人付出人性的代价
  • 李医生,这个世界会留下你的名字(zhuozhuo.宁波)
  • 李医生一路走好,谢谢您的善良和勇敢,我们不会忘记, 愿日后可以在光明的地方相见。 –Sara Yang(Shanghai)
  • 李先生,愿你安息。我们衷心地感谢你,也会一直为你祈祷,永远记住你。愿你的妻子和孩子也一生平安和健康。(斤,中国成都)
  • 这一次,我也想勇敢一点 朱慧玲 福建
  • 愿您安息 日本 竹子
  • 没有愤怒的哀悼无意义,我明白了。陕西•乔
  • 李医生,谢谢你,也对不起。什么都不能为你做,明年今日,我替您点一份炸鸡行吗。走好
  • May the truth come without fear. May the people stand upright and proud. May we all human beings breathe in the free air. May we can be masters of our own. Matthew, from HK
  •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羞愧者们”
  • 我如此哀恸,不是因为他是吹哨人,他普通地有良知,有着普通的善良,见到危机也只敢小声提醒。我们连这样小声提醒的人都保不住,都失去了,到底还有谁来振臂高呼。那个死去而又不能死的人,是我的同胞,更是我的同类。我在哀恸我自己。 十一 来自云南
  • 星辰雖渺,指引前路;我將記得,永不原諒。謝謝您! Yue, Hainan, China
  • 鲁难未已,怀允不忘
  • 感谢你的付出, 天堂没有疾病和灾祸。 by新月 from乌鲁木齐
  • 明天的太阳会照常升起,你我都不是普通人。 陶陶,江苏苏州。
  • 您的哨子,我会帮忙拾起! Hatcher 湖北
  • 他是鸡蛋灌饼的爱好者,他是喜欢数码产品的钢铁直男,他是妻子眼中的好丈夫,他是孩子眼中伟岸的父亲,他是人到中年的纯真少年,他是凡人尘世间的吹哨人。感谢您,李文亮医生!吹哨人精神永存!———赵洁,纽约
  • We will always be here for you. jc China
  • If the time should come when we have to make a choice between what is right and what is easy, remember what happened to a man who was good, and kind, and brave. anonymousCN
  • “天道无情匹夫补” ,我们会为您上街的。 陈子润 江苏.南京
  • 谢谢勇敢而又温柔的人,前路必定是诗是歌是我们用发声置换而来的世界。 酷酷鸡,来自网络家园。
  • 李文亮醫生,我會永遠記住您,我一定要努力成為像您一樣勇敢誠實的人,成為一名對得起法律和正義的律師。感謝您,對不起。一路走好。(Aurora M from PKU Law)
  • 讲真话的历史,血泪斑斑。即使明天重新开始,也绝对不能原谅昨天。李文亮是普通人,是你我他。李文亮千古!非非,武汉。
  • 雷奥:不能。不明白。
  • 如若有自由的一天,大家街上见
  • May u Rest In Peace, Dr. Li. Thank u for your contribution. Jessie Zhang, Jiangsu, China
  • “以前的我:我对表达没什么兴趣 我只要安稳; 现在才发现:原来沉默的社会更要人命! ​​​”自我阉割后我还是在痛,不对的就是不对的,我真的向过去的时光忏悔。我想要说话我想要表达,他们做的不对,我应该说出来,我不该冷漠,对社会冷漠。 江西 女大学生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