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B全国国标舞大赛行记

每年11月的Ohio Star Ball是全美规模最大的国标舞比赛,分各个分赛,上至专业的chanpiamship,下到业余的老年场、小孩场等;还有社交舞比赛、国标舞比赛;我们自然是参加大学生比赛。不过个人感觉美国的情况可能不同于中国,很多专业选手可能并不是从小科班出身;而是大学生半路出家的;不是很清楚。不过不论如何,大学生的水平真是非常高,我们共7个级别:newcommer;bronze;silver;golden;novice;pre-chanpiam;chanpiam。打断一下刚才和朋友聊天,谈起小小舞池真是美国人人生舞台的缩影。设各个级别、层次的比赛,可以说是涵盖了各种各样的舞者。每个人都有展现的舞台,这里不为你的技术与水平,而为你的激情与自信喝彩。就像美国人,为个性而喝彩。这个比赛可以说是美国人最大的国标舞社交舞爱好者的节日,从晚上自由舞会的水平就可以略窥一二;自由舞会上我在几乎没跳,都在欣赏他们的精彩舞姿。
不过大学生比赛并没有吸引所有高水平的学校参加,比如MIT就没有派国标队来。我们学校是连续两年团体冠军,今年更是拥有最庞大的队伍(共将近1000人参赛,我们学校占了90人)。而且我们学校的水平也是相当高的,各个类别,各个级别,决赛都有一半弱的选手来自UMich
由于本校男生紧缺,所以我带两个女生参赛。后来和队友交流,得知有两个女生的舞伴最后临时退出比赛,很鄙视某种不负责任的行为,但女生不想错过这个盛大的节日,还是来了。想想看到场上大家尽情地展现,自己在场下站着,是什么滋味。这种滋味是不好受的,我就看到比牛仔的时候评委站在边上不自觉地踩着节拍。
我们学校国标队的两位教练都是评委,看来水平还是很高的,以前低估他们了。
然而相反,我高估了自己的水平。这次带两个舞伴,分别参加newcommer和bronze级别的waltz,tango,quickstep,rumba,chacha,最好成绩是进了1/4决赛,最差成绩是bronze tango第一轮即淘汰,让我很费解。总的来说尽管玩得很开心,但成绩还是让我很不满意。总结起来,除了和舞伴练习较少缘故,自己的引带还是很成问题。还有基本功,也练习不够而显得不扎实,脚下功夫还是不稳。还有一个因素,就是我们的副主席三番五次教导我的,travel more,就是步子要大,尤其在低级别这么多人比赛,步幅大才显得出来。当然步子大小应当是与功力成正比的,不过还是应当适当追求。步子不够大的另一个因素当然是舞伴,而且自己的引带还是比较成问题;以前都是自己练得较多,引带的能力与意识就欠缺。第二天晚上在自由舞会上,趁着去得早音乐还没放和一个队友比划了一下华尔兹基本步,放音乐的DJ从控制台上走下来问我们是不是UMich来的,还问我最喜欢什么舞,我说摩登都喜欢,后来他就开始纠正我的引带,说我右腕和女生左肩胛骨的连接不够结实,过于松散,相对架型就不够稳固。我以前一直以腰腹相接处作为引带信息的首要点,就没有关注着点;DJ说是这样,但肩下的连接传递背脊的力量,也是非常重要的。他带我,我感受了一下,真的能切实地感受到背脊的力量通过这点传递给我,使得架型是个很强的整体。他又说架型又不能僵,要oily,还提到了Luca的理论。他提到的腰腹的连接,我在被他引带的时候感受不明显;但他带舞伴的时候比划了。后来舞伴说找不到我和她的腰腹相接,还说之所以DJ能带,是因为他肚子太大了……这点可以说是此行一个很大的技术收获,首先让我感受到背脊的力量,不仅驱动自己,还构造一个强健的架型,通过手的连接传递给舞伴。这是以前从来没有意识到的,所以我想我以前的引带都不够结实,因为不够清晰吧。另一个感受就是发现自己真的需要在实践中领会引带的奥妙,不仅要自己练基本功,要参加比赛,和舞伴的默契,引带的技巧,是需要实践中领会的。再有么,就是惊讶一个DJ竟然懂这么多,真是藏龙卧虎之地阿……
还有一个技术收获来自P老大。周五傍晚出发,坐队友的车约3.5小时到达旅馆,安顿行李后就去赛场。得知当时正好是专业选手的决赛和表演,正好有赠票,就去看了。看了几场拉丁和一场摩登1/4决赛,后来就是没完没了的发言,就懒得看下去,走去踩场地了。其实因该再看下去,还会有摩登的决赛和表演赛,可惜了。不过如果看下去,就不会在踩场的时候碰到P老大了。遇到P老大是多么激动啊!当时他正在和队友练习,然后就跑来和我hug,真是,他乡遇故知。P老大虽然到美国比我晚,但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参赛了。他这次参加Silver和Bronze的摩登,后来就和我在Bronze里同场竞技了。美国这里都是拉摩兼修的,P老大说他不修拉丁,只带舞伴比摩登;不过他也鼓励我都修,第二天我在比拉丁时P老大喊我的号加油,让我颇增动力,呵呵。和P老大聊了不少,关于学习跳舞之类,还抓了他请教了颇为困扰的扭动练习的重心问题,大概明白了一写要领,有了练习的指导。拿手机和P老大合影。
踩完场地,路过看到自由舞会,就进去瞧瞧,舞会没开始,正是几对专业选手在准备拉丁,5个舞都练了,那个炫阿!!!真是一种贯穿全场,要把房间撑爆的气势,看得我眼睛直勾勾地,快流口水了……第二天的自由舞会前看到一对练维也纳,也是,唉,只有流口水的份。
第二天早早起来,上午比American Smooth,就是舞厅慢三之类。我当然不擅长什么舞厅舞,就算和舞伴为第二天的摩登热身,就拿基本步跳了,结果可想而知。下午国标拉丁,我是个新土豆,不过感觉还不错。回忆版上的虫子教导我的,力量来自脚下,场边竟然找到了一点脚下力量传递到胯的感觉,相当兴奋。我现在遇到比赛也不紧张了,所以发挥还算相当自如,感觉还不错,rumba竟然进了1/4决赛,真是惊喜。chacha就不行了,还是脚踝力量不够,踩不出chachacha的那个感觉。觉得rumba比chacha容易,就好像认为waltz比quickstep容易,说明我的认识还停留在非常初级的阶段。不过还是增长了不少信心,感觉窥到了一些奥妙,有了前进的方向,比较高兴。
当晚又去看专业的决赛,还有表演赛,就是情节性的表演。大部分表演赛都不遵循精确地套路,而是表演成分为主。印象最深的是一对拉丁选手模仿变形金刚(用的也是变形金刚的曲子),穿着盔甲似的金属衣,动作顿挫中又尽显拉丁韵味,真是很佩服他们的创意和出神入化的表演。跳完后全场起立,经久不息的掌声;最后也获得了表演赛冠军。网上没有找到视频,恰好找到了去年比赛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机器人舞,这次是摩登,也让人叫绝,可以看一下:http://youtube.com/watch?v=SE-nH0G6t0Y
第二天上午没比赛,睡到很晚;下午摩登,是我的主要项目,不过发现自己高估了自己的实力,或说低估了大家的水平。以前以为美国人摩登不怎样,看来还是相当不错的。我们学校的选手,都是拉摩兼修的,而且水平也都非常高,而且让人惊讶的是都进步飞快,副主席学舞两年就摩登和拉丁都参加golden甚至novice的级别,真是很佩服。他也是场上气氛地调动者,他在场边上,UMich的声势总是最浩大的。
比赛中还有fun dance,就是一些趣味性的舞,或者说不纳入正式比赛项目的,比如salsa, swing, ATango, polka等等。其中印象最深的是我们队的两个男生跳ATango,那叫一个出神入化!!尽显AT风情,真是超越了我语言的表述能力;最后获第二名。还有一个拉丁的fun dance,另一个学校的两个男生,那个跳女步的真是惟妙惟肖,真是让我大开眼界阿!!
场下遇到POP的舞伴,我把版衫和从版上ftp下的教学资料通过她转交。她向我抱怨POP同学兴趣广泛,当下正在学校帮忙组织中国留学生会的卡拉OK比赛,没能来。说应该向我学习,一心一意发展国标爱好,还说让我给POP做做思想工作。打算今晚和POP同学通电话,描述比赛的激动人心,以图让他重回赛场。
比赛结束,没赶上大家的最后留影,早早地搭队友的车回去了。当晚躺在床上,电影般浮现的还是从练习到比赛的种种场景与心情,激动与失落,以及新的信心与激情,会让我的国标之路坚实地走下去的。
最后还是要感谢两位舞伴,中国的Lili和新加坡的Lihui。练习基本上是在宣扬海宫体系,所以真正练习套路的比较少,也是最后表现不佳的原因之一。不过我们都很高兴,因为我把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东西传播出去,希望与大家分享。后来还有不少队友向我请教,希望以后与我一同练习。不过我还是觉得自己知道地比会的多(如果知道的是正确的话),还是练习不够。我的舞伴都很nice,练习中我有时后着急甚至有点脾气,她们都承受下来。最后还安慰我,说是因为她们的缘故没能让我走得更远。我说,真正的快乐已经在比赛之前,在练习的过程中就获得了。还有一个队友,在看golden比赛时感慨说自己永远达不到这样的水平,我说只要努力练习,不断从中获得乐趣,就能走得远。另一个队友向我抱怨后悔比赛中哪里没有做好,我也安慰说进了决赛,也就是多一次上场show的机会,结果并没有什么,你看我什么奖也没有拿,不也是乐呵呵地继续学舞,继续have fun么?!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