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due国标舞比赛归来

这是一次让人非常难忘的比赛,有许多触动心弦的细节,让我今早一觉醒来仍激动不已。
比赛的结果并不理想,摩登中只有Tango获得了铜牌第二,拉丁还不错,伦巴和恰恰获得了铜牌第五。
摩登的失利,我认为主要是和舞伴缺乏练习,毕竟摩登是需要“磨”出来的,要积年累月长久的配合,对对方的重心、驱动、旋转,包括方向节奏,以及对音乐的处理,没有大量的磨合,是很难合二为一的。由此感到拉丁就像谈恋爱,热烈奔放;而摩登就像婚姻,从容持久。
拉丁的感觉还是非常不错的,尤其是Rumba。这是我第一次在拉丁舞中获奖,不仅我,我的队友,国标队主席,都为此异常激动,在场边大声得为我喝彩,还提醒我抢节奏了……在决赛的时候,我挑选了我们国标队观众席边上的场地,因为我感到最有激情的表演,应当献给我自己的国标队,献给自己学舞旅途上的同伴。那一支舞是我学舞至今最感动的一次,整个队伍都在为我喝彩,我第一次感到自己在拉丁场上也可以拥有如摩登一样的自信,拥有舍我其谁的气魄。这种自信对我学舞来说是可贵的(或者应该说自信对我来说始终都是可贵的;另一方面也表现了我多么在意外界评价的可悲吧……)赛后很多朋友都向我祝贺,这让我感动,并由衷地感叹美国人这种可贵的文化价值:他们为你喝彩,并不因为你是场上的superstar,而是你表现了最好的自己,不管自己技术如何,只要在赛场上,就觉得自己是最棒的,自己就是superstar。新人组的比赛是获得喝彩最多的,尽管他们的技术是最差的;但是新人的热情是无与伦比的,他们没有技术的顾虑,只有对自我展现的渴望,每支舞,地板仿佛都在燃烧,足以把所有观众点燃。
我的好友Vincent和我志趣相投,经常讨论对舞蹈的见解,他的技术非常细腻精准,指导了我很多。他对舞蹈的热情也是让人感动的。我们在一起看Luca的Dancing Bible时,他眼中燃烧的灼热的激情,始终给我很强的触动。在我最灰心的时候,他也开导我,鼓励我继续下去,不要放弃国标舞这项令人着迷的艺术。但是他这次比赛非常不理想,他的情绪非常低落,他的舞伴也在一边暗自啜泣,还小心翼翼地问我:我们真的比其他人差吗?我听到这问题,甚至有些手足无措,不知怎样回答这个渴望得到肯定的问题。他们当然不比其他人差,一时的失利,学舞中的平台期,都是每个人必经的过程。我当时也不知如何安慰,回来后写了一封长信,希望和他们互相勉励。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以舞会友”,这些同伴的感情是无比真挚而可贵的,如同革命战友般。国标舞给我带来的,确实远远超过了艺术本身。
董磊和我一样,也是中国过来念博士的学生,他和舞伴Lydia在场上的表现也让我非常感动。尽管我们老师总说亚洲人太严肃了,但我想国标舞就是有这种把人心底的激情释放出来的魅力。
我非常感激我的舞班Catherine。这学期搭手以来,由于学业比较难,我常感到压力很大,就在学舞中不够投入和有难心,时常没有给我的舞伴好脸色看。她自己也非常忙,但总是非常鼓励我,耐心地思考讨论练习中出现的情况,还督促我练习。我感到有这样一个舞伴真是太可贵了。开车回来的路上,我们聊了很多,从学舞到价值观念,中美文化的种种差异……
令一点感人之处,是密歇根和普渡的深厚友情。我们每次举办比赛,自己的队友都会为远道而来的对方提供临时住处,这次我们四个人挤在主人家里,晚上畅谈天南地北,最多的当然是舞蹈。在比赛中,我们互相喝彩勉励,这是多么令人感动的友情阿。
尽管国标舞比赛是残酷的竞争;但国标舞始终给我美的享受,这种感受延伸到舞蹈之外,让人与人的关系也那么温馨积极。在年轻的时候能把热情奉献给她,实在是有幸。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