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ERTY 效应

今天听一期RadioLab播客:The Wubi Effect(推荐!),了解了五笔输入法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还得知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QWERTY效应:一个词中用右手输入的字母越多,它引发更正面的情绪。这个研究真是刷新了我对“行为影响认知”的理解。Blow my mind。

早在声音作为语言传播主要手段的年代(也不是那么早),发声方式对于语言含义的影响在各语言中都存在。那些更饱满的、愉悦的发音方式对应的词,相比发音拗口的别扭的词更积极正面。如今,手指击打键盘行为逐渐成为主流,相应地,作为主流的 QWERTY 键盘分布,对语言的影响是巨大的。

两位来自荷兰和英国的心理学家和认知神经科学家在2012年通过对英语、西语、荷兰语(以及后续的葡萄牙语和德语)的研究发现,如果一个词中需要用右手输入的字母越多,它引发的情绪(valence)更正面。这项研究包括三个实验发现:1,在不同语言中,都出现了这种关联,与词长度、词频、被试左右利手、甚至被试时是否在使用键盘都无关。2,这种关联对于QWERTY键盘流行后出现的新词(尤其是只打字不发音的网络用语、缩略语,例如 LOL)要比旧词显著地多。3,这个效应对于不存在的虚构词也非常显著。

对于这个现象,作者提出有待进一步验证的理论:动作流畅性(motor fluency)。因为QWERTY键盘中左手要管15个键,右手只要管11个键。“竞争行为”较少的右手,输入更流畅,产生更积极的情绪,影响到了用右手更多的词。当然,目前的实验远无法验证这个想法,尤其是他们发现,其他影响动作流畅性的因素(比如需要连续使用左手或连续使用右手输入的词)无法产生这么强的效应——作者同时解释,这种程度的流畅性可能只能影响专业打字员,而在大众中效应不大,因此难以撼动词义的文化影响。

但是,可能还有其他解释,其中很多都和“世界是右利手主导的”有关。第一种解释支持动作流畅性假说,但这和左右手要管几个字母无关,仅仅因为右利手者占主导,群体的右手键流畅性占上风,导致QWERTY效应。作者同时解释道:第一个实验发现QWERTY对左右利手同样适用,但这并不能反驳这个解释,因为词义的高度规范性的(normative),它们的情绪倾向是在高度流动中产生的,所以个人的动作流畅性难以左右群体产生的倾向。第二种解释和动作流畅性无关,而归咎于文化中的“右手霸权”效应:占人群90%的右利手主导着“右=好”的文化霸权(比如英语中“正确”就是right),自然影响了右手键更多的那些词。第三种解释也和右利手有关:QWERTY键位的发明者和早期推广者90%可能性是右利手,他们无意识地将英语中的“好词”对应的字母更多地分配到右边。这个解释站不住脚,因为这个效应不只适用于英语。更何况,QWERTY效应在新词中更强,不单单是路径依赖可以解释的。而且,有趣的是,在所有实验语言中,QWERTY效应都在旧词中出现,尽管没有新词那么强。所以:除非QWERTY发明之初就如此巧合地在所有语言里都偏好右边,不然就说明人们对旧词的情绪反应受到了打字行为潜移默化的影响。

2014年,他们又做了一项补充研究,发现美国新生儿的姓名,从1990年(QWERTY键盘开始流行)开始,对右手键的偏好显著地逐年递增。

播客中提到中国学者试图在汉语中重复这项研究,但没有好的结果。我请教了我的行为和认知神经科学家好友陈俊卿,他说难点在于:1,中文输入法太多,而且严重依赖联想,很难创造一个标准的实验环境;2,中文同音异字太多,仅靠发音很难激发情绪反应。

Reference:
播客 The Wubi Effect:https://www.wnycstudios.org/podcasts/radiolab/articles/wubi-effect
2012年的多语言研究: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3758/s13423-012-0229-7
2014的美国新生儿姓名研究:https://casasanto.com/papers/CasasantoJasminBrookshireGijssels_CogSci_2014.pdf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