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死而生

这个短语不断地萦绕在我的脑海中,使我在浮躁与沉静之间游离,并拉扯于两个极端之间。

“死亡”这个终极归宿让人的所有顾虑都不值一谈、灰飞烟灭,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曾经伟大的誓言与决心,透彻心扉的欢愉与痛苦,随着滚滚长江流逝,如能有幸被后人记起,无非是茶余饭后的笑谈。而之于宇宙,一个人的一生,也不过是微不足道的能量流动而已。

而这又让人沉静,因为终归这给了“生”一个本质的定义;尽管这个定义是消极的,让人恐慌甚至战栗的,让人感到,这个终极归宿毫不费力地把一切都归为烬土;而恰恰是这种恐惧,让人渴望去创造不朽,这种不朽让单薄的个体互相依偎,获得减少(却无法消除)对死亡恐惧的热量。

带着这种永恒的恐惧,人渴望绽放生命,使得燃烧不只是被动地得到那一堆灰烬,而是燃烧地华丽、绚烂、惊心动魄,死亡的召唤让他们一刻不得停歇,他们希望在最终成为灰烬前,回首往事,能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为碌碌无为而羞耻。

这种华丽与绚烂,当然首先是给自己的。他人如果有幸能分享这份绚烂,就如同丰富并延长了自己的生命。

我不奢求战胜对死亡的恐惧,但我急切地渴望富有激情的生命,渴望在阳光下炙烤,渴望绽放生命,渴望与人们分享生命的美,只求将来无悔于心。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